800文学网 > 都市无敌神医 > 第二千五百一十九章 好好教教你什么是低调!

第二千五百一十九章 好好教教你什么是低调!

800文学网 www.800wenxue.com,最快更新都市无敌神医 !

    极阴门,传送大殿之中。

    随着传送阵的一阵光芒闪烁之后,澹台玉阴柔的身影出现在其中。

    看到澹台玉的一瞬间,传送大殿中的极阴门长老们都有些奇怪。

    为何黄泉道会派一个女子来,还只派来了一个人。

    注意到周围极阴门长老们奇怪的目光,澹台玉眉头一皱,眼中有些不悦之色,但哪怕是生气的样子,由他做出,也好似一副极美的画卷。

    可是下一刻,极阴门的长老们就不敢欣赏澹台玉的美貌了。

    只见半步帝境威压一出,极阴门的长老们直接被压趴在了地上。

    他们这些人不过都是些圣人初中期而已,面对半步帝境威压的针对,根本做不出半点抵抗。

    同样被压趴下的,还有温天行。

    虽然他因为父亲的警告,知晓彼岸冥帝这位唯一弟子的情况,但方才在对方出现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的做出的一些惊艳的表情,所以此刻也不算是被殃及池鱼。

    “唐沐阳呢?”澹台玉不辩男女的嗓音,没有任何情绪的响起。

    温天行不过是个半步圣人,此时在威压之下瑟瑟发抖,但还是努力张口禀报道:“回……回大人,唐沐阳等人在……半个月便已离去。”

    澹台玉眼眸微垂,越发的不悦起来。

    不过想到那唐沐阳传言中的实力,若是对方一心想走,这些人也拦不住。

    “废物!”

    澹台玉还是骂了一句,然后半步帝境威压再一步加强。

    传送殿中修为最低的温天行直接一口鲜血喷出,半步圣人和半步帝境的差距,太大了。

    周围的长老见到这一幕,顿时紧张了起来,可是在半步帝境威压之下,他们却做不了任何事。

    “你是谁?”澹台玉看着蜷缩在地的温天行问道。

    “回……回禀大人,极阴门门主……是家父,如今家父闭关,极阴门大小事务暂时由我处理。”温天行断断续续的回答道。

    澹台玉点了点头,然后将针对温天行的威压暂时放松了一些。

    “告诉我,那唐沐阳来了之后,做了什么,又往哪去了。”

    温天行这才好受一些,随后改蜷缩为跪伏,将遇到唐沐阳等人,以及唐沐阳来到极阴门之后的情况说了一遍。

    期间,包括唐沐阳如何敲诈他极阴门的事也说了。

    可是说道敲诈温立的时候,温天行有意略过唐沐阳获得的东西,而周围的长老想到当时的一幕,则不停的憋笑,使得肩膀一阵抖动。

    澹台玉眯眼看向那憋笑的长老,冷声问道:“你们笑什么?”

    那长老顿时脸色一变,颤颤巍巍的回答道:“没,大人,在下没有笑。”

    “说!”澹台玉声音拔高了一下,半步帝境威压加重,那位圣人境初期的长老直接趴在了地上,脸色苍白。

    无奈之下,他只好将当初温立储物袋内倒出的东西说了一边。

    结果,传送阵大殿之中的长老们肩膀都抖动了起来,憋得十分辛苦,只有跪伏在地的温天行脸色铁青。

    因为这些家伙笑话的是他父亲………虽然他也有些想笑。

    澹台玉听完之后,脸色并没有什么表情,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笑话的事。

    只不过,他看向温天行的眼神,多少有些厌恶。

    这是那种人的儿子?

    于是在得知了唐沐阳等人去的方向之后,澹台玉直接不做停留,趁着传送阵刚刚启动过,再次踏上了传送阵,在一阵光芒中消失不见。

    可是在他消失的那一瞬,刚才笑的最欢的那位长老,却突然爆成了一团血雾,神魂俱灭。

    顿时,整个大厅内的长老们都是脸色惊恐无比。

    “刘长老!”

    “这,他怎么可以这样!”

    “可恶,我们又不是取笑他!”

    几位长老都是脸色悲愤,倒也不是说他们真的有多伤心,毕竟大家都身为极阴门长老,平日里明争暗斗并不少。

    只是此刻,那刘长老就这样突然死去,多少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

    温天行却是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缓缓黯淡下去的传送阵,甚至对于那刘长老的死,他心中还有些畅快。

    许久之后,传送殿内的长老们都离开了,温天行才站起身,抹去嘴角的鲜血。

    “来人,随本座去灭了碧霞庄!”

    他心里很不爽,因此需要碧霞庄来发泄一下………

    与此同时,唐沐阳等人正飞在高空之中,脚下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

    山脉之中人迹罕至,毒虫猛兽在林中山间四处游荡。

    不过当唐沐阳他们从高空飞过之后,那些猛兽皆是瑟瑟发抖的趴在地上,丝毫不敢动弹。

    等唐沐阳等人飞远了,气息消失之后,这些猛兽才敢抬起头来,一脸劫后余生的样子。

    “哥哥,我饿了。”唐沐阳背上,果果脆声说道。

    唐沐阳偏头笑道:“那就下去休息一下吧。”

    其余人也没有意见,于是众人化作一道道惊鸿,落入下方林间。

    玄武王去找些野味,钟齐天则是去拾干材,百晓生则是掏出了一顿调味料,到了晚间,一个烧烤的火堆就燃了起来。

    而被架在火上烤的,则是一只数百斤的熊。

    烤好之后,果果抱着一只熊爪啃得十分欢快,其实他也是吃得满嘴流油。

    百晓生还拿出了在南域帝师那边留下的酒,一群人把酒言欢,好不快活。

    这副情景,知道的他们是在赶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出来郊游的。

    “如今我们已经到了雍州,这里是青丹宗的地盘,青丹宗隶属于我正阳山,等到了青丹宗,我就可以传讯回正阳山,要不了我们就可以回去了。”钟齐天兴奋的说道。

    以前他出门游历,身边或多或少都会跟几个同门,所以寻路的问题他重来没有在意过,不曾想这次就遇到了问题。

    好在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跋涉,他终于认起了方向。

    百晓生也是点点头,“这青丹宗,据说是以丹药闻名的,每年出口丹药极多,因此雍州也使得雍州十分富饶,再过几年,咱们估计就可以看到集镇了。”

    玄武王和闻人玉乐一边听着,一边啃着肉食,没有发言。

    唐沐阳则是喝了一口酒,向南方看了一眼。

    “感觉那些顶级势力,应该反应过来了,估计此时正在寻找我们吧。”唐沐阳道。

    钟齐天不在意的摆摆手,“怕什么,到了我正阳山的地盘,还能让他们撒野?放心便是。”

    百晓生摇摇头,“你敢保证,围堵我们的人当中,不包括正阳山的?”

    钟齐天愣住了,有些尴尬。

    唐沐阳和百晓生暴露了河图洛书以及混沌钟之后,他也不敢保证自己那师父不会动心,所以他只能解释道:

    “没事,要是遇到正阳山的人,我会帮你们说情,两个帝兵而已,有什么好争夺的。”

    但是钟齐天依旧不敢保证正阳山都是他这种想法,所以几人的交谈兴致渐渐低了下去。

    玄武王见状,连忙出来打趣道:“没事,万一正阳山的人真来了,咱们绑架钟兄,用来让正阳山的那些家伙投鼠忌器就是了。”

    百晓生眼睛一亮,钟齐天也是点点头。

    “我觉得行,到时候你们尽管绑架我。”钟齐天没心没肺的笑道。

    唐沐阳笑着摇摇头,但下一刻,他突然看向了远处丛林间。

    只见那丛林的黑暗之中,缓缓走过来一道人影。

    百晓生与钟齐天等人也反应了过来,顿时警惕的看向那道人影。

    只见那人影缓缓走进,在篝火的照耀下,显现出其面容。

    这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属于那种丢入人群之中,你都难以注意到的人。

    对方披散着头发,留着八字胡,穿着一身麻衣,腰间别了个脏兮兮的葫芦,有点邋里邋遢的感觉。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给唐沐阳有些危险的感觉。

    同时,在对方身上,唐沐阳还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你是谁?”唐沐阳将果果护在自己身后,沉声问道。

    那人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鼻子嗅了嗅,笑着说道:“好香的酒啊,能给我喝一口吗?”

    钟齐天见状,直接就站出来说道:“嘿,问你话呢。你不回答还想要酒喝,知道这酒有多难得吗?”

    此时的钟齐天虽然还没恢复到巅峰,但也恢复了七七八八,等闲的圣人境巅峰,哪怕是半步帝境他也不惧。

    麻衣中年人闻言,笑着说道:“哎呀呀,你们人有点多啊,本来我是想抢河图洛书或者混沌钟的,不过看这个样子,我估计打不过啊。”

    唐沐阳眼睛微眯,看着对方,“你是哪个宗门的?”

    麻衣中年人取下腰间的葫芦,仰头喝了一口自己的酒,然后抹了一下嘴角说道:“放心,我和那些顶级势力没关系,而且我和你的情况差不多,有些家伙估计也在找我呢。”

    他这句话有些没头没脑的,听得众人有些不明所以。

    钟齐天放下手中的肉,一边添手指一边说道:“问你话你不会好好说吗?”

    “是不是欠打啊!”

    随着钟齐天话音落下,齐天棍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指向麻衣中年人。

    同时,半步帝境之威也从钟齐天体内汹涌而出,向着麻衣中年人覆盖过去。

    中年人的一身麻衣被威压与气机吹动的猎猎作响,但本身却是巍然不动。

    钟齐天嗤笑一声,“原来还是个半步帝境,难怪说话这么冲。”

    “不过,半步帝境与半步帝境也是有差距的,今天你钟爷爷就好好教教你什么是低调!”

    说着,钟齐天直接就冲了出去,齐天棍高高举过头顶,一棍向着麻衣中年人的天灵盖敲去。

    唐沐阳等人见状,连忙飞天而起。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在深夜中响起,方圆数十里的地面都在震颤,百里之外的那些林间猛兽,更是瑟瑟发抖的趴伏在地。

    空中,唐沐阳抱着果果,凝神看向下方。

    那里,因为钟齐天一击,导致空气中充斥满的灰尘,但哪怕灰尘还会散去,也可以看到因为那一击造成的大坑边缘。

    “哇……我的肉肉!”

    果果却突然鬼哭狼嚎了起来,因为刚才的响动,果果被吓了一跳,导致手里的熊掌没拿稳,掉了下去。

    唐沐阳只好拿出一串糖葫芦,温声说道:“果果别哭,一会儿我们再烤一只好不好?先吃糖葫芦吧。”

    看到糖葫芦,果果立马不哭了,把油腻的小手在唐沐阳身上擦了一下,然后接过糖葫芦开心的吃了起来。

    唐沐阳看了看自己油腻的肩膀,有些头疼。

    再转头看向下方,却发现那麻衣中年人没有半点事的站在原地。

    钟齐天的齐天棍,被麻衣中年人踩在脚下,要知道,刚刚那一击,所有人可都看到了,是切切实实的落在中年人头顶的。

    那一击已经达到了半步帝境层次,这中年人也只是半步帝境而已,居然任由钟齐天一击落在身上而毫发无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