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日月同辉 > 第943章 江南第二才子:东郭无名

第943章 江南第二才子:东郭无名

800文学网 www.800wenxue.com,最快更新日月同辉最新章节!

    魏若锦怔怔地看着祖父,不认识似的,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严谨、端方的祖父口中说出。

    魏奉举咳嗽一声,道:“怎么,不信祖父?”

    魏若锦红了眼睛,道:“我怎会不信祖父。”

    就是太意外了,想哭。

    魏奉举道:“信祖父,就听祖父的。”

    魏若锦迟疑道:“可是宁哥哥……”

    魏奉举道:“放心,祖父没怪他。他也是为你好,咱们两家原该要留后路的。祖父不过想推迟些婚期,让你在成婚前多经历些事,对将来只有好处。”

    魏若锦这才喜悦地笑了。

    待她告退后,魏奉举却独对着灯火,在书房枯坐了一个时辰,也不知想什么。

    ************

    霞照城内风起云涌时,遥远的大海上,东郭无名背着三皇子,抱着一块大船残骸,在海上随波漂浮,最后搁浅在一无名海岛的浅滩上,捡回一条命。

    爬上海岛,他解下绑在背上已经陷入昏睡的三皇子,放在沙滩上,然后站直了身子,把一双鹰目投向海面,静静地看着,不知想什么。海面一望无垠,除了海水,空无一物,潘嫔和朱进等镇南侯残余不见踪影。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正看着,身边传来大哭:

    “母妃——我要母妃!”

    三皇子醒来了。

    东郭无名并不去哄他,就站在那看着他哭。

    三皇子打着哭嗝问他:“母……妃呢?”

    东郭无名面无表情道:“不知道。”

    三皇子坐在沙地上,两腿乱蹬,哭喊:“我要母妃——”

    那自然是要不来的。

    他要东郭无名去哄他,安慰他。

    可是东郭无名不管他。

    三皇子终于受不了,拿出皇子的派头,呵斥他,“你敢不理本皇子,你跪下!”

    东郭无名冷冷道:“我也是皇子。”

    三皇子愣住了——

    这人也是父皇儿子?

    哦不,他是安国皇子。

    母妃说过的。

    安国皇子和大靖皇子,到底哪个更尊贵,三皇子不知道如何比,然眼下他比人家小,这气势就撑不起来,一时间不敢哭了,含着眼泪惊惶地看着东郭无名。

    东郭无名也静静地看着他,当三皇子在他目光下一动也不敢动、浑身都僵住了时,他忽然幽幽道:“流落在外的皇子,最好忘记自己的身份,否则活不长。”

    三皇子听懂了这因果关系,虽不能明白导致这因果关系形成的内涵,但明智地安静了。

    东郭无名一边打量身后的无名海岛,一边思谋回到陆地的方法,想了半天,还是用烽火传讯。他跑去林子里捡了许多枯枝,用最古老的钻石取火的法子生了一大堆火,滚滚浓烟被风吹歪了,斜斜地窜上湛蓝的天空。

    下午,两艘大船开过来。

    东郭无名和三皇子被救上船。

    船上主事的是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文士,不认识东郭无名,却在看清三皇子长相时,心里吃了一惊,面上却亲切地询问东郭无名,为何流落到此。

    他短暂的惊讶没有逃过东郭无名的眼睛,东郭无名如实告诉他:李菡瑶和镇南侯决战东海,镇南侯兵败身死。潘嫔挟持百姓,鄢芸为救百姓挺身而出,被潘嫔挟持;江如澄推出三皇子交换人质;潘嫔指名要李菡瑶交出他东郭无名,才肯释放鄢芸;最后交易达成,他随潘嫔出海。昨夜,他们遭遇海上飙风,潘嫔和镇南侯残余都被飙风刮得不见踪影,只有他和三皇子被吹到这海岛上。

    这番话模棱两可:既可认为他是潘嫔的人,也可当他是李菡瑶的人,为救鄢芸而落难。

    这是东郭无名的精明之处。

    那管家全然相信了,感叹了一番,便带他们上路了,晚间船到景江入海口,上岸去见江如澄。

    原来,这是溟州巡抚姬振涛派来给江如澄送物资的船,船上物资都是江如澄从镇南侯府抄出来的;那管家是姬振涛身边的幕僚,曾跟着江如澄一起查抄镇南侯府,故而认得三皇子,一上岸便给江如澄送来了。

    这是管家的精明之处。

    他不管东郭无名是谁的人,总之送到江如澄面前是没错了,任凭江如澄处置,他还省心呢。

    江如澄同样精明,直接派两艘战船,连夜押解东郭无名和三皇子去霞照,交给表妹处置。

    就这样,东郭无名回来了!

    清晨,东方霞光万丈,预计又是烈日炎炎的一天,霞照城内已然人声鼎沸。一日之计在于晨,大伙儿趁着早晨凉爽时,忙活一天的生计;文人士子们休息了一晚,也精神抖擞地出来喝茶吃东西,顺便打听消息。

    这几天,城内新鲜消息不断。

    大家首先询问,昨夜可有刺客。答曰,无。许是昨天连续三次刺杀失败,最后一次巨蟒现身救护主,更震慑了暗中潜伏的敌人,昨夜宵禁居然没动静。

    但是,有人却爆出另一则消息:有人看见欧阳姑娘跟一个俊俏的小和尚夜半私会,被欧阳家的人捉了个现行,押进欧阳家宅院,也不知如何了。

    这消息引得一片哗然。

    文人士子们纷纷骂“不知廉耻”,并说“就知道女人抛头露面没好事,有伤风化不说,招惹得狂蜂浪蝶追逐,迟早会做出苟且之事。长此以往,如何得了!”

    昨晚那出主意撰写美文卖钱的少年也在茶楼吃点心顺便卖书,听了这话,眼珠一转,现找掌柜的买了纸笔来,逼着同伴现写了一篇文,题目就叫做“豆蔻女长史,夜会俏和尚”,并当场誊抄了几十册,就在茶楼卖起来。二十两银子一册,一册才十页,且内容含蓄,详细描写女长史与俏和尚夜半私会,却不说干什么,眼看揭开真相,却已经翻到最后一页,结束了,“欲听后事,且看下册”。

    买了书的人急得抓心挠肺,追问下册何时出来。

    那少年笑道:“已经派人去打听了,一得了消息就写出来,绝不敢胡乱揣测造谣糊弄大伙儿。”

    这话安抚了众人,都相信他的消息真实,虽然不知欧阳薇薇夜会俏和尚的原因,但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就骂她不知廉耻了,而是静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