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一百二十四章:越狱的关键

第一百二十四章:越狱的关键

800文学网 www.800wenxue.com,最快更新末日拼图游戏最新章节!

    两伙人才理念不合,瞬间争吵起来。白雾也进一步看懂了吵架的本质。

    一边哒哒哒哒,嘴含怒火,另一边噼里啪啦,语态阴阳。两方人丝毫不在乎对方说什么,只在乎自己想表达什么,声音和气势是否胜过对方。

    理论便不同,理论和争辩,至少会先聆听。

    两伙人吵得很凶,白雾觉得武器头和两张嘴还挺有趣,他们两个人三张嘴,只有一张嘴能够好好说话,但手底下的人倒也不少。

    待到两伙人吵了大概一分钟的样子,白雾说道:

    “我决定加入净善派。”

    “哒哒!”武器头竖起拇指。

    “妙啊!”两张嘴的两张嘴同时说道。

    “为什么,我需要一个交待!”金发大波浪说道。

    “金钱让我们相遇,我希望我们的缘分可以和我们将来的财富一样无穷无尽。”钱字光头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白雾还挺喜欢听这几个人说话,他看向了金发女:

    “先告诉我你们的名字,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们。”

    “袁叶。”率先说话的是金发女。

    “钱一心。”人如其名的光头男。

    “哒哒。”依旧听不懂但好在很快被两张嘴告知了答案的武器头。

    “他说他叫柯尔。不过都长这样了,直接叫柯尔特也没关系吧?”两张嘴上面的嘴吐槽着。

    下面的嘴说道:

    “我叫吕言。”

    又是一个人如其名的名字。

    白雾看向袁叶,说道:

    “让我猜猜看,你们的目的应该是想在监狱里活下去,但最终必然是活着离开对吗?监狱里活了最久的人是多久?我是说七百年来,这间监狱里待得最久的犯人。”

    这个问题还真问倒了对面。

    白雾便换了个问法:

    “算了,这是历史问题,那么你们恶改派的人,在监狱里最久的是谁。”

    “是我。”袁叶这次没有被难住。

    白雾点点头,说道:

    “你看,这说明监狱里没有一个能够从最初活到现在的对么?既然一个也没有,你为什么认为你能够成为那个奇迹?”

    “我就不说净善派了,它们铁定是要死在这里的,就算没死,也会有不少人去二层监狱,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而这些人如果扛不住死了,没关系,第三层说不定还有类似灵薄狱这样的存在等着它们。”

    听着白雾说完后,净善派的人低下了头。袁叶有点弄不明白,问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要急嘛,如果只说结果,那不就跟以前那些人一样?”

    白雾指的是眼睛提到的以前那些试图两边讨好的。

    当然,白雾要做的不是在两个派系里生存,他想要做的,是统一两个派系。

    “前面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个地方目前剩余的,活的最久的人,是你袁叶。这里我问你,你有把握一直活下去吗?”

    袁叶当然没有把握,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白雾笑了笑,没有继续逼问下去,又看向了钱一心:

    “你有不少财富,但这些财富现在不在你手中。人死之后,就什么也没有了不是么?”

    钱一心也没有反对,他只是问道:

    “光提出问题,不提出解决办法,只会离财富越来越远。”

    “我啊,只是想要各位明白一个事儿,大家都会死,所以跟你们在这过家家没意思,我对梦里杀人不感兴趣,要杀人就真刀真枪的杀,杀那些侮辱过我们信仰,试图抹去我们人性的恶鬼。”

    “但看起来,大家只是想要在这座监狱里一直活下去,那这个事情就简单多了,因为办不到,所以只需要等死就好,等死多简单?我选择在净善派等死。反正都是要死啊……起码落得个干干净净,要是抹去了人性,不断的舍弃珍贵的东西,最后却还是死了……哈哈哈,想想都觉得惨。”

    白雾的这番话很扎心。

    虽然看起来他是在支持净善派,实际上也将净善派每个人的希望都给抽空。

    大家想活下来,它们生前不说都是绝对的好人,但也至少都对生活有热情。

    成为恶堕后,它们也早已习惯每天都与脑子里的负面情绪抗争,来维持自己的人性,每天都生活在某个有限的区域里,无法离开。

    所以监狱的寂寞其实可以忍耐,只要能活下去就好。

    但是白雾很“低情商”的挑破了这个事情。

    他用历史跟这些人讲明白了一个事情,同时也要将它们的另一个幻想戳破——

    “没有人能够在监狱里活下来,也没有人能够当典狱长。七百年来,你们听说过典狱长更换么?”

    “仔细想想,假如真有那么一个罪人出现,也真有典狱长会被替代的规则。典狱长会放任这个罪人活下去吗?”

    “所以啊,没有人能够在监狱里一直活着,也没有人能够取代典狱长,你们两个派系,都太天真了,你们只有成为绝对的恶人,或者等死。这才是你们真正的结局。”

    没有人说话,两个派系四个首领像是都因为白雾的话而陷入了思考。

    这种思考很快为它们带来焦虑。

    看着一个个人脸上涌起愁容,白雾回到了狱舍内,说道:

    “但我知道怎么才能活下去,我既然提出了问题,自然也有解决的办法。我没有开玩笑。而且不仅仅是活下去那么简单。”

    白雾转向了另一边,看着净善派的首领,也就是武器头说道:

    “杀死敌人确实也是一种守护的方式,这种守护比起一味的防守,其实我更推崇,但你的敌人是这群恶改派么?你可得好好想想。”

    距离出工还有一会儿,白雾关上了狱舍门,不再理会两个派系的人。

    他躺在床上,颇为悠然。

    袁叶和钱一心对视一眼,心事复杂的离开,也顾不上损对面几句。

    对面的净善派也一样,吕言没有说什么污言秽语,而柯尔特若有所思。

    白雾的话语在它们内心落下了根,不依靠典狱长,且不舍弃自己的坚守的人性,能够活下去,却又不仅仅是活下去……

    这在现有的选项里,似乎只有一种做法。它们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做法,但是……根本做不到。

    ……

    ……

    自由活动的时间很短暂。

    当狱舍外的天光大亮的时候,狱舍里的犯人们便需要开始劳作。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监狱很多东西是反着的,但不代表所有事情都是反的。

    饿了吃饭会更饿,困了睡觉会更困,但不代表参加劳作,就不会变得更累。

    这里的劳作看起来很轻松,对于恶堕们来说,大院子的除草,或者高墙巩固,各个屋子的除尘清洁,乃至洗衣房里换洗衣物,都本该是很简单的事情,简单到以恶堕的体力,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疲惫。

    但真实情况是,不管这里的活对于恶堕来说有多轻松,实际操作完成后,都会感觉到一股难以言说却又实实在在的疲惫感。

    就是在这些疲惫感的作用下,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去院子里工作,但又不得不去。

    白雾分配到了外院除草工作,这是一个他认为监狱里较为理想的工作。

    因为外院是视野最为开阔的地方,在这里能够对整个监狱的大部分建筑进行观察。

    眼下他最需要的就是跟越狱有关的信息,而普雷尔之眼也没有掉链子,给到的数据几乎都和各个建筑的内部结构有关。

    交流好书  。现在关注 可领现金红包!

    一边处理杂草,一边用视线不断打量着周边的建筑。

    【医务室,这个地方没有医生,更不会有对你心仪的妹子给你留门方便你越狱,不要打这里的主意,这里的医生只会让你生不如死。建议忽略此间。】

    【一间杂物室,暂时没有任何作用,偶尔会有狱警在里面吸烟。不要想着在这里打通地道什么的,因为你根本没有时间打通地道。建议忽略此间。】

    【厕所,我们在相遇之初说过什么来着?什么?你竟然忘了?你这个负心人,恶堕不用排泄!自然也不需要厕所,这里被改造成了棋牌娱乐室,味儿虽然没有了,但我还是无法直视它本来的面貌。建议忽略此间。】

    【嘿,你在看哪里,那边是精神病犯人区域,是犯下了重罪但又因为有精神疾病而特别留的区域,不过那里已经成为了一片死区,里面住着一个杀死了所有其他病人的变异体。是不是觉得和你家小可怜有点像?它可一点不可怜。但我们最好还是把心思放在越狱上。建议忽略此间。】

    一间间建筑看过去,白雾基本找不到有用的建筑物。好在最后,在离高墙百米距离的位置,他看到了一间屋子。

    【监狱图书馆,曾经有人据理力争,让典狱长同意了建造监狱,后来这个人靠着一本藏在书里的小锤子越狱了。当然,这一切发生在这座监狱被犯人们掌控前。此消息较为重要,要考的。】

    所有建筑都确定完之后,白雾发现这是唯一一个被提示有用的屋子,也就意味着,这间图书馆里,藏着能够帮助自己越狱的秘密。

    只是这股浓浓的削肾客既视感是怎么回事?看来这座蜀都监狱在末世彻底降临前,也是有着不少故事的。

    白雾最后看向了高墙。

    不远处的高墙,几名犯人正在修补高墙,大概四名狱警,寸步不离的守着高墙。有趣的是,白雾注意到了,修墙的几个犯人里,正好有柯尔特,这个武器头。

    所谓的派系首领,在狱警们面前,也必须低声下气。

    尽管狱警们的变异等级不高,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低……在红色区域,这些六级七级变异体,且没有什么厉害的词条,可以说狱警的战斗力,放到其他红色区域,都是活不过一天的。

    但这里虽然有上百名犯人,只有四名狱警,却无一人敢对狱警下手。

    也没有人敢尝试在这个时候逃跑。

    眼睛给到的关于高墙的备注,多少说明了一些问题:

    【这堵高墙和很多其他建筑一样,像是活在某个循环里,不管修补多少次,到了时间都会出现一个大缺口,当你决定越狱的时候,这里是唯一的出口。

    走出这里后不断狂奔,你就能够逃出这片区域,除此之外,你没有任何办法离开,更不可能人为破坏高墙,你手上的戴的手铐,让你无法对高墙产生一丝一毫的威胁。而当你靠近高墙的时候,四个狱警可是盯着你的。】

    高墙和白雾想的一样,等于这场越狱,已经把终点指了出来,但是如何前往终点,还能够不被阻拦,这是一门学问。

    手铐让犯人们无法与狱警对战,它们根本没办法反抗狱警。只是白雾看着犯人们畏惧的模样,想必这种规则性的束缚,远比自己以为的要夸张。

    工作是按照狱舍轮流更换的,这三天白雾都将是这个工作。

    拿着监狱分配的镰刀,白雾确信无法通过眼睛获得其他信息后,工作效率开始提高。

    与他一同工作的文泰,显得很虚弱,白雾便做得快些,想着帮文泰也多做一部分。

    文泰非常感激白雾,由于白雾做得很快,体力充沛,两个人的活很快干完,甚至还不到开饭的时间,白雾和文泰便聊了起来:

    “文泰,你在犯罪陈述书上写的最大的罪名,就是偷窥异性?”

    “啊……我不想提起这些事情呱。”

    “是怎么个偷窥?”白雾无视了小蛤蟆的要求。

    文泰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

    “坐在我旁边的时候,瞄了……瞄了几眼,啊……好白啊呱。”

    蛤蟆瞬间变了品种,脸红成了赤蛙。

    白雾想了想,说道:

    “你说的偷窥,就是人家穿着衣服,你朝某个部位瞄了几眼?”

    “是的啊呱!”文泰声音陡然精神起来,扔下了手中的镰刀,两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蛤蟆头。

    白雾诧异的点点头,如果这也能叫犯罪,那么这个世界大概就没有几个好人了。他算是明白了,这只蛤蟆还真就是没有半点犯罪记录,且过于怯懦。

    有句话叫老实人一怒,血流成河。但这个世界还有很多老实人,连怒都不敢怒。

    白雾真是非常好奇——这样的恶堕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远处的狱警开始折磨起修补高墙的几名犯人,其中也包括净善派的首领,柯尔。它脑袋上的左轮枪管就像是它的鼻子一样,然后瞬间鼻子被打骨折——

    枪管被警棍一砸,弯掉了。

    柯尔是手里藏着两挺加特林的那种狠人,但这儿他甚至没办法说出狠话。

    洗衣房里,负责处理监狱内部衣物的光头钱一心也正在被刁难。它每洗一件,都会被狱警直接扔在地上,脚踩两次后,重新扔给钱一心。

    钱一心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将衣服再洗一遍。

    负责清扫杂物室的吕言,也被狱警欺负着,要求吕言用最恶毒的话语,辱骂吕言的同伴。办不到的话,就会迎来拳打脚踢。

    袁叶同样不好过,她的能力是狮之领域,施展能力的时候,波浪金发会如同怒狮一般蓬勃,全身被金色的雷电包裹着,力量速度,尤其是撕裂物体的能力,会极大幅度增加。

    这绝对是一个危险的词条,但因为带着手铐,因为想要少受些的痛苦的活着,袁叶任由自己被关进笼子里,发动词条变异为发怒却又毫无作为的狮子。

    她就像是动物园中,装在笼子里的动物一样,惹得狱警哈哈大笑。

    这样的事情还很多,狱警虽然数量不如犯人多,白雾有些注意到了,有些还没有注意到。

    狱警们下手很重,看着如鼻子一样枪管扭曲的武器头柯尔,白雾知道这一定不是第一次发生。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犯人竟然还想活下去,这意味着这栋监狱里抓的,不仅仅是单纯意义上的“好人”。

    而是那些有着无论如何也想实现执念的好人。

    就好比顾海林。

    白雾默不作声,虽然同情,但犯人的生活的环境越是恶劣,他成功点燃它们愤怒的可能性就越大。这也是越狱的关键。某种意义来说……它们的遭遇越差,自己的运气便算是越好。

    很快到了用餐时间,而餐厅里发生的事情,比外院做杂活时,更为恶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