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头号炮灰[综] > 第332章 法证:证据不会说谎

第332章 法证:证据不会说谎

800文学网 www.800wenxue.com,最快更新头号炮灰[综]最新章节!

    当天下班后,林汀汀见到苏雪云果然一脸惊喜,冲过去抱住苏雪云的手臂笑道:“姐姐!你考试通过了?!那我们以后不就是同事了?”

    苏雪云笑着点了下头,拍拍她的手,“是,以后我们可以一起上下班了。”

    “太好了!我们还可以一起查案!”林汀汀高兴的不得了,以前她和姐姐总是距离那么远,见一面都难,现在不止一起住还一起上班,简直像做梦一样!

    法证部的同事都露出惊讶的神色,不约而同的看向陈小生,只见陈小生满脸错愕,还没反应过来,众人只当他对旧情人的出现太过惊讶,倒是没多想。

    陈小生在众人的视线下回过神来,眼中闪过惊喜,忙低下头轻咳两声,上前笑道:“沛沛,原来你就是新来的法医,医院的工作不做了?”

    苏雪云见众人都在关注他们,大方的笑道:“是啊,汀汀说在你们法证部工作很有意义,可以为死者伸冤,那我现在也做有意义的工作了,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苏雪云不着痕迹的对陈小生眨了下眼,陈小生配合的道:“一定会,走吧,时间不早了,淑媛订了位子,我们早点过去吃饭。”

    “走吧,为我们以后多了一位优秀的法医同事庆祝,今晚不醉不归!”古泽琛笑着招呼了大家一声,带头往外走。

    大家见他们三个人的态度都落落大方,自然也没什么别扭的了,连古泽琛都对苏雪云很热情,就说明以后大家不会闹矛盾啦!他们都知道苏雪云的出色,也从林汀汀口中听说了前些天那个厉害的心脏手术,所以对于和苏雪云同事还真的很期待。

    梁小柔走在后头,多看了苏雪云两眼,她不记得电视剧里有这种剧情啊,林沛沛不是应该伤心去了美国吗?怎么会跑来做法医?还有之前那个心脏手术,许立仁的病居然治好了?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好像一切都要失去掌控了,虽然她本来也没想要掌控什么,但知晓剧情到底比不知晓要好啊!

    梁小柔微皱了下眉,决定找机会要试探一下,她莫名其妙的穿越了,说不定别人也会穿越或重生呢!别人有没有这份幸运无所谓,重点是不要算计她,她可是知道很多穿越、重生者都会自以为是的算计人呢!

    刚开始众人对着苏雪云还有些拘谨,慢慢的,众人发现苏雪云风趣幽默,吃喝玩乐都能聊得起来,划拳也有一套,酒量又好,一点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不禁对她好感大增,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期间陈小生只是笑着,并不多话,没有让众人发现他和苏雪云的关系,让林汀汀看得一阵好笑,心里也对他们的保密功夫佩服不已。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莫淑媛的老公罗华健过来同他们打了个招呼,秀完恩爱又离开去陪客户吃饭。

    林汀汀正好挨着莫淑媛,笑着打趣道:“淑媛,你老公对你真的很好啊,现在这样的好男人真的不多了。”

    苏雪云和梁小柔都听到了她的话,心里同时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这种渣男才最恶心!

    苏雪云是个行动派,而且她看着莫淑媛总有一种看到蓝小茵的感觉,也不想再让对方蒙在鼓里。所以她借口去洗手间,出门就绕了一圈,找到罗华健吃饭的包厢不着痕迹的观察。可惜罗华健这会儿确实是只和客户吃饭,那个叫韩丽敏的小三没在。

    苏雪云遗憾的叹了口气,回去了。之后大家去ktv唱歌,长长的沙发上男人坐一起,女人坐一起,欣怡他们到前面去唱歌,倒是很热闹。林汀汀无意间提起了一个案子,是关于小三的,梁小柔看了莫淑媛一眼,状似无意的说道:“男人还是要看着点,太信任了反倒像断了线的风筝,等想拉回来的时候就晚了。特别是不能相信男人身边的女性好友,哪来的那么多纯洁友谊,说不定哪天暧昧暧昧就出轨了,就像男女一起去谈生意,一起出差,一旦喝多了指不定就发生什么事,这种意外能杜绝还是提前防范。”

    莫淑媛笑道:“小柔,你怎么好像很有感触似的?该不会是古医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我看不像啊?”

    古泽琛听见了,忙笑着澄清,“我可没有啊,我和小柔是和平分手,她说的是别人吧?”

    梁小柔摇摇头,说道:“他当然没有了,如果他对不起我,我怎么也要让他在医院待几个月啊。只是桃色纠纷见多了,我觉得咱们大家都应该防备点,相信男人是好事,但是相信的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就不好了。”

    苏雪云微微挑眉,接口道:“小柔说的对。”

    古泽琛看过来,又了陈小生一眼,见陈小生和苏雪云脸色都没什么变化才放心。

    苏雪云也没继续说下去,她是想用实际的例子提醒莫淑媛,但在这种场合说多了不合适。因为她的一句话,让大家都想到了古泽瑶抢走她高sir的事,据说她当初和高sir感情也很深的,这可不就是现成的例子吗!只是说出来太尴尬,所以没有人提罢了,不过心里都觉得古泽瑶有点可恨,人都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古泽瑶倒好,硬生生把好姐妹的男朋友抢了,也不知道后来做义工是不是因为心里有愧。

    虽然让古泽瑶的形象又低了几分,但苏雪云不会为了古泽瑶就放弃提醒莫淑媛的机会,人死了是可以抵消很多事,可是她这个受害者也没必要为害人的保持形象。

    莫淑媛拉住林汀汀的手,说道:“你们可别吓到小姑娘,要是汀汀以后不敢找男朋友,看你们怎么办!”

    林汀汀说:“我没事啊,我有姐姐嘛,谁敢欺负我就死定了!不过说真的,现在我们大家只有淑媛你有老公啊,他身边不是就有一个大美女的伙伴吗?叫……vivian是不是?”

    莫淑媛扑哧一笑,忍俊不禁的道:“你说华健和vivian?怎么可能?他们只是合作伙伴而已,再说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要来电早就来电了,怎么会等到现在!”

    沈雄说道:“对啊,你们不要吓人了,说的我们男人好像都是渣一样,我敢说,我们在场的几个男人都是好男人!以后谁要是对不起老婆,大家一起揍他,好不好?”

    “好!”几个男人一起起哄,大家又笑闹起来。

    陈小生觉得应该适当的露出一点感情进展,然后和苏雪云水到渠成的在一起,虽然这样瞒着大家不太好,但确实能省很多麻烦。所以他淡笑着一直在喝酒,显得有些沉默。众人也没法安慰,只能尽力活跃气氛。

    古泽琛想到去世的姐姐,也喝了不少酒,他觉得姐姐最后把信还给林沛沛还想把高彦博也还给林沛沛,那应该是希望他们在一起的吧?毕竟古泽瑶一辈子那么善良,曾经做错了肯定是想要弥补的,现在姐姐也不在了,姐夫不会一辈子单身,与其和别人在一起,还不如和林沛沛复合,这样也许地下的姐姐也能安心一些。

    之后几个女人八卦似的说了很多捉奸打击小三虐渣男的办法,基本都是梁小柔和苏雪云有意无意引导的话题,不过苏雪云做的更隐蔽,至少梁小柔看不出来她是穿越重生的。说这些自然是用开玩笑的语气,大家都是听过一笑也就算了,但有些事在脑子里留下了痕迹,自然会在需要的时候再想起来。

    总的来说这一天饭局还是很开心,莫淑媛回家之后还笑着和罗华健说了不少同事的事,她本来还想将同事们劝她盯着老公的事当个趣事说出来,不过话到嘴边她突然改了主意。她一向对老公有信心,之前听到那么多查老公小三的办法,她突然想到一个有意思的事,她可以把那些突袭方法挨个试一下,到时候试完了再跟大家公布结果,也算一种情趣浪漫,可以当成他们的结婚周年礼物了。

    莫淑媛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心里盘算着怎么突袭才能让罗华健意外又不失惊喜。

    迎新结束就该开始工作了,重案组的案子忙也忙不完。莫淑媛他们刚刚发现一个小女孩被虐待的案子,正在分析虐待者到底是菲佣还是爸爸还是妈妈。莫淑媛对这个案子特别在意,脾气都显得暴躁了许多,甚至在看到小女孩父母的时候厉声指责他们不负责任!

    其他人都有些惊讶,不明白一向优雅大方的莫淑媛为什么那么激动。莫淑媛怀疑是女孩妈妈虐待的孩子,苏雪云见状跟她一起去探望小姑娘,趁人不注意,迅速看了一下伤,对莫淑媛说道:“小女孩身上的宽条伤痕应该是皮带抽打的伤痕,只要对比她家中的皮带就能知道是谁打伤了她。”

    莫淑媛皱眉说道:“我看到她妈妈口袋中有红色的笔,小女孩身上也有红色。”

    苏雪云摇摇头说:“那个不是笔墨,这是红药水。”

    莫淑媛回想之前所见,立马说道:“她爸爸手指上有红色!”

    苏雪云知道虐童的就是爸爸,所以说道:“虐待孩子的不是混蛋就是伪君子,我看她爸爸比她妈妈更有可疑。”

    莫淑媛有了这个指引,很快就揭穿了小女孩爸爸的伪装,将证据一一摆出来,让警察将那个人渣绳之以法。她看到那男人被抓走还不解气,愤恨的说:“这种人真该死!不喜欢小孩子干什么要生!怀疑孩子不是他亲生的就虐童,难道不会去验dna吗?他知不知道这样做会给孩子带来多大的阴影?简直是畜牲!”

    苏雪云点头表示赞同,“这种无耻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刚刚我已经告诉他,孩子是他亲生的,他这么多年来虐待的都是自己的骨肉,你看他大受打击的样子,他在监狱里会被后悔折磨的生不如死。”

    莫淑媛冷哼一声,“便宜他了!真该让他也尝尝被虐待的滋味!”

    苏雪云心里一动,让那个人渣沉浸在噩梦之中倒是很简单,她可以试试。看到莫淑媛气消了一些,她戴上墨镜笑着说道:“走吧,我开了车,载你一起回警局。”

    莫淑媛笑着点了下头,边走边说:“谢谢,没想到林医生你检查伤痕很专业,而且看一眼就全记住了,还记得那么精准,你选择当法医真是没选错。”

    苏雪云请她上了车,笑说:“做医生这么多年了,对各种伤痕太了解了,不然我也不敢改行啊。对了,我看你对这个案子很重视,是不是有什么原因?跟你不肯生孩子有关?”

    莫淑媛这几天情绪一直很暴躁,苏雪云温和的声音让她有了倾诉的*,沉默片刻后低落的说道:“我小时候有个妹妹,她就是被虐待死的,所以我不想要孩子,孩子的责任太大,不是小猫小狗,就算小猫小狗也是要用心养的,我担不起那么大的责任,我没有信心可以养一个孩子。大人如果不能保证养好孩子,那干脆不生,否则不是害了孩子吗?”

    苏雪云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莫淑媛摇了摇头,不太在意的说道:“没关系,都过去很多年了,我只是看见有人虐童才激动了些。”

    苏雪云继续说:“你因为害怕所以不敢做妈妈?其实我倒觉得如果你有了宝宝,一定会成为最好的妈妈。”

    莫淑媛笑着摆摆手,“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啊,我自己都没信心。”

    苏雪云看了她一眼,笑道:“选什么男人,生不生孩子都是女人的自由,最重要的是自己过得开心,没有半点勉强,我们虽然才认识没多久,但是我很欣赏你乐观潇洒的性格,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自己的潇洒。”

    莫淑媛听了一笑,“我也很欣赏你啊,说真的,大家都很好奇,林医生你来做法医是不是为了高sir啊?你跟我说,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苏雪云笑说:“叫我沛沛吧,我的事你也知道,不管怎么样总有点遗憾,如果有机会弥补遗憾的话,我不想错过。不过我也确实很喜欢这份职业,之前我是嫌疑人的时候,是你们帮忙洗脱我的嫌疑,我觉得很有意义。医生是为活着的人治病,法医却是帮助死者伸冤的,我希望能够让每一个犯人都无法逃脱。”

    莫淑媛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我当初选择这份职业也是因为这个。你留在这里很好啊,还可以和汀汀一起查案,不管你和高sir还有没有可能,你选择这份职业都不会后悔的。当然了,我们部门的同事都是希望你和高sir能再续前缘的,高sir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们都希望他幸福。”

    苏雪云淡淡笑道:“多谢,这件事顺其自然吧。”

    两人才回到警局,法证部就又有了新工作,是vivian开车的时候撞死了人,但其实那个人并不是vivian撞死的,而是被旁边一辆车子撞死之后弹到vivian的车子上的。

    他们赶到现场采证的时候,罗华健也到了。莫淑媛走过去关心的对vivian问道:“vivian,你怎么样?没吓到吧?”

    韩立敏摇了摇头,笑道:“我没事,不过我是冤枉的,人真不是我撞死的。”

    罗华健安慰道:“vivian你放心,淑媛就在法证部,一定会帮你洗脱嫌疑。”

    要是从前,莫淑媛一定不会多想,但现在看着罗华健和韩丽敏站在一起,突然心里就慌了一下。为什么韩丽敏出车祸第一个叫来了罗华健?而且只叫了罗华健?如果说要找朋友帮忙的话,直接找她不是更方便?找罗华健过来有什么用?难道韩丽敏在香港最信任最依赖的人是罗华健?否则怎么会在遇到麻烦的时候第一时间找罗华健呢?

    莫淑媛看着韩丽敏,发现韩丽敏长相漂亮,身材火辣,又常常喜欢穿无袖短款连衣裙配高跟鞋,真是比模特还吸引人。这样一个人整日和罗华健一起工作真的没问题吗?他们一起出差的时候……会不会发生什么事?

    信任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当信任存在的时候,不管对方做什么都不会引起怀疑,但如果信任出现了裂缝,那怀疑就会铺天盖地的冲上来,莫淑媛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听多了小三的话题,她发现自己真的对老公起疑心了。

    莫淑媛觉得自己这样胡乱怀疑对不起老公和朋友,所以她应付了两句就借口要做事走开了,只是偶尔她看过去的时候,远远的看着罗华健和韩丽敏一起,总觉得他们越看越显得默契,男女之间真的能做毫不暧昧的好朋友吗?

    这个案子不算疑难,陈小生用电脑做了个车祸模拟影像,明确的显示出死者确实是被弹到韩丽敏车上的,应该负责的是逃走的那辆车,韩丽敏的嫌疑洗清了。

    莫淑媛想了想,说她正好要去罗华健的律师行,干脆把这个好消息带过去。其他人也没意见,莫淑媛就给罗华健打了个电话,问他几点下班。

    罗华健抱歉的说道:“我还有工作要做,今晚可能会加班到很晚,淑媛,你先睡不用等我。”

    莫淑媛张了张口,只说了声好,没提自己要过去的事。她想起之前她还打算把捉小三的方法都试一遍,现在正好是一个机会,只不过她现在的心态跟之前已经不同了,少了许多底气,却多了忐忑。

    莫淑媛赶到律师行,一路上都觉得自己有些傻,怎么会胡思乱想那么多东西,明明他们夫妻感情就很好。所以她走进律师行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还买好了罗华健爱吃的菜,准备陪老公吃了饭再回家。

    罗华健办公室外面的秘书看到莫淑媛很惊讶,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挡在莫淑媛面前打招呼。

    莫淑媛竖起手指“嘘”了一声,举起手中的饭菜笑道:“里面没客户吧?我给华健一个惊喜。”

    秘书有些紧张,想拦又不太敢拦,僵硬的大声笑说:“罗太太,罗律师正在办公,还是我帮你问一声……”

    莫淑媛是做法证的,观察力绝对强悍,一瞬间她就发现了秘书的不对劲,尤其是秘书挡在她面前还说话那么大声。她明明说了要给老公一个惊喜,既然没有客户只是办公,为什么这么拦着她?现在可是下班时间!

    莫淑媛想到之前的怀疑,脸沉下来,快步绕开秘书用力推开了房门!

    罗华健从办公椅上站起来,惊讶的迎上前,笑道:“老婆?你怎么来了?”

    莫淑媛的视线从他若无其事的脸上移到了韩丽敏身上,韩丽敏正站在办公桌侧面,似乎刚刚只是一起研究文件的样子,此时也笑着走过来和她打招呼,“淑媛?哇,你带了好吃的给华健啊?真是好老婆,怪不得华健那么疼你,有没有我的份啊?”

    莫淑媛笑着说:“我不知道你也加班,所以只买了两人份的。”她看着韩丽敏的嘴唇,那里的唇膏有一点花了,韩丽敏一向爱美,总是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什么情况下会花掉唇膏而不补妆?

    莫淑媛咬着牙根,看向罗华健的嘴唇,上面没有唇膏,但是很红,有点充血,像是用力揉搓过的样子。

    莫淑媛脑袋嗡的一下,眼前一黑几乎站不住脚!罗华健急忙扶住她,焦急的问道:“老婆,你怎么了?你脸色很难看,是不是工作累了?”

    韩丽敏也帮着扶,面带关心的问道:“会不会是中暑,快到沙发那边休息一下吧,我叫秘书送杯水过来。”

    他们两人挨得近了,莫淑媛忽然闻到罗华健身上很淡很淡的香水味,那味道和韩丽敏身上的一模一样!莫淑媛一瞬间大脑空白,感觉心脏好像被狠狠揉搓一样的疼,疼的四肢都麻木起来,她下意识的甩开他们,脸色难看的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