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头号炮灰[综] > 第64章 绛珠仙子

第64章 绛珠仙子

800文学网 www.800wenxue.com,最快更新头号炮灰[综]最新章节!

    林如海身边伺候的小厮、长随都和贾敏那边的下人关系很不错,两位主子感情好,他们的日子也好过,谁知前半年左右,那个有几分姿色的柳姨娘居然异军突起,趁贾敏忙着照顾小少爷的时候,拢住了林如海。

    林如海每日要外出办公,回家也要在书房忙很久,大多都是晚上休息时才去后院,所以许多事不清楚只能看个表面。但他们这些下人都有自己的人脉关系,知道的琐碎东西比主子要多的多。他们没一个喜欢柳姨娘的,横看竖看都觉得柳姨娘是个不安分的人,可她就算生了儿子也依然是个姨娘,这么不安分是图什么?只这么一想他们都觉得不安心。

    但这些都是主子的事,没有哪个奴才敢多嘴,就算是林如海的心腹也不可能突然上前说林如海的小妾不是好东西啊。再说“不安分”这种事,在人家没做出什么恶事之前,都是没有证据的,完全要靠主观感受。而这会儿听见林如海恼了柳姨娘,通报的小厮怀安瞬间就明白主子的态度了,他是不会故意看低柳姨娘,但他也不会故意去给她老脸色。

    怀安退出书房之后,柳姨娘以为他是要叫她进去,连忙理了理头发露出笑容像门口走去。谁知怀安忽然抬起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然后不失礼数的躬了躬身子,说道:“柳姨娘,老爷正忙着,这会儿没空见您了。老爷让奴才传话给您,书房重地不是妾室该来的地方,柳姨娘请回吧。”

    柳姨娘惊愕的看着他,“你说什么?老爷让我再不许来书房?你说了我是给老爷送汤的吗?”

    怀安点点头,面无表情的道:“柳姨娘请回吧,书房重地向来不许随意靠近的,其他两位姨娘也没来过。”

    柳姨娘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觉得这半年的殷勤都是喂了狗了,之前对她好的时候明明都让她进书房一起喝完汤才走的,现在说翻脸就翻脸还让个奴才说什么书房不是妾室该来的地方,简直是在打她的脸!

    柳姨娘看着怀安死死挡在前面,心里气得不行,脸上却挤出一丝笑来,好声好气的说道:“既然老爷正忙着,那我就不打扰了,这是我炖了一下午的汤,很滋补的,就放在这里吧。若老爷忙的累了,你帮忙拿去给老爷喝,劳烦你了。”

    柳姨娘使了个眼色,她身后的丫鬟就将食盒递给了怀安,一起递过去的还有个银角子。怀安也没说什么,顺手就收下了。柳姨娘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带人走了。

    她的身影一消失,怀安再次进了书房,恭敬的将食盒和银角子放在桌上,道:“老爷,这是柳姨娘留下的汤和给奴才的银子。”

    林如海扫了一眼,继续看手上的书,随口说道:“给你的赏银你就收着,汤拿去你们几个分了吧,往后都这样,不必来禀报了。”

    怀安垂着的双眼闪了闪,应道:“是,那奴才告退。”

    怀安把银子收起来,退出门的时候正好该换值了,他就把食盒交给来换值的怀南,让他们几个分着喝了,还把林如海的吩咐说了一遍,然后就往厨房那边去了。

    厨房附近有个亭子,亭子不远处就是假山。怀安在假山后隐蔽的地方等了好一会儿,看见碧荷带人走过来,连忙装着猫叫叫了三声。

    碧荷脚步一顿,若无其事的道:“这边花开的不错,我选几枝带回去给太太看,你们去厨房取饭吧,速去速回。”

    “是,碧荷姐。”几个小丫鬟听命去了。

    碧荷左右看看,立刻走进假山后面,皱眉斥道:“你疯了?这么多人,你叫我做什么?”说着她还胆战心惊的悄悄往外面瞧,生怕被人看见。

    怀安盯着她看个没完,直到她有些恼了才开口道:“好碧荷,我都多少天没见着你了?你怎么这么狠心?”

    碧荷脸一红,“你浑说什么呢?你再这样我走了。”

    怀安连忙拉住她的袖子说道:“好了好了,是我乱说话。都是我笨,先前就应该早些让我娘去跟太太提亲的,结果突然出了这么多事,老爷太太都烦心了。唉,不早点把你定下来我不安心啊。”

    “你!我看你是讨打,你到底有没有事?”碧荷脸热的像煮熟的虾子,他们俩因着主子的缘故时常见面,对彼此都有意,这回老爷和太太闹起来,她心里也彷徨失措呢,谁知这会儿突然听见这些话。尽管羞臊,可也安了她的心,知道她的亲事不会有变数了。

    怀安算着时间知道那些小丫鬟很快就要回来了,也不再说笑,低声道:“今日柳姨娘又去给老爷送补汤了,不过老爷见都没见她,直接让我传话说书房不是一个妾室该去的地方,我看老爷八成是厌了柳姨娘了。”

    碧荷睁大了眼,“可是怎么突然就……之前发生什么事了?”

    怀安疑惑的摇摇头,“没什么事啊,老爷从太太那里回来就和小姐在书房呆了一下午,小姐刚出来柳姨娘就去了,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小姐?”碧荷心里觉得有点巧合,昨日小姐见了太太,太太就打定主意要养好身子,今日小姐见了老爷,老爷突然就厌了柳姨娘了,难不成是小姐说了什么?

    怀安诧异的道:“你不会觉得跟小姐有关吧?”

    碧荷瞪他一眼,“别胡说了,这些不是我们该说的东西,反正知道老爷厌了柳姨娘就好了,太太如今肯吃药想必很快就能养好了。哼,之前太太为小少爷忙的心力交瘁,没功夫搭理柳姨娘,等太太养好了看她还得意什么。”

    怀安好笑的道:“你呀,行了,记得别说是从我这听到的啊,不然我的前途可毁了。”

    碧荷也笑起来,“你有什么前途啊,好了,我还要去选几枝花呢,你快走吧。”

    怀安也知道被人发现就麻烦了,快速从怀里取出一枚银簪子塞到碧荷手里,转身就走,只留下一句话,“太太好了,就让我娘去提亲,你安心。”

    碧荷紧紧握着手里的银簪子,微微笑了。贾敏这阵子一病不起,最怕的就是她们这些做下人的了,若贾敏失势她们也得跟着被看低,若贾敏死了,她们就完了。如今主子有了斗志,心上人也没有背弃她,怎能让她不高兴?

    碧荷收好簪子,哼着歌选了几朵好看的花掐了下来,等取饭的小丫鬟们回来便一起回房去了。她服侍贾敏吃过饭之后,一边扶贾敏在屋中散步一边小声说着从怀安那听来的话,不过她没说那么详细,只说从外头打探回来的。

    贾敏眯了下眼,冷笑一声,“我这一病,什么牛鬼蛇神都跳出来了。柳姨娘……我恍惚记得她以前伺候过老太太?”

    碧荷点头应道:“是,柳姨娘在老太太病重时伺候过小半年,当初还是老太太让您领回来的,不过老太太倒没给她什么体面。”

    “嗯。”贾敏坐回床上,让丫鬟给她打扇擦汗。她同婆婆相处还算好,除了无子这一条,其他都没什么矛盾。不过老太太看重嫡子,等了许多年没等到才赐了两个姨娘,却也只是想让林家有后,没给任何人撑腰,所以她也没什么怨言,就是她自己也亲自给林如海安排了一个姨娘一个通房呢,一切都是为了子嗣,他们没人把妾放在心上,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儿。

    贾敏觉着身上舒坦一些,就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她当初给林如海安排姨娘通房的时候都是先问过那些女子的,直说了不管谁生下儿子都会被记做嫡子养在她这里,之后再生的庶子才会算她们自己的孩子。若有人不愿,她不勉强,她还说了会给一大笔赏银。这样她不磋磨她们,她们也不想那些不该想的事儿,林家才能这些年都相安无事,可偏偏就出了一个柳姨娘。

    明明柳姨娘之前性子还算温顺,也很懂规矩,怎么突然就这么不安分起来?她之前只不过是分|身乏术,懒得同一个姨娘计较罢了,没想到那柳姨娘倒当真有几分手段,竟能挑拨的林如海怀疑她。既然柳姨娘不想安生的当个姨娘,那她就容不得柳姨娘在林府放肆!

    贾敏在心里盘算着如何照顾苏雪云、如何除掉柳姨娘、如何同林如海和好如初……慢慢散去了心里的郁结,将小儿子夭折之痛压了下去。虽然想起时还是会难受,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过去的事该放下就得放下了。她叫来魏嬷嬷和碧荷,让她们悄悄去查府里的几个姨娘,再把苏雪云的院子好好筛查一遍,打算等她病好就开始整顿后院。

    苏雪云每天一个人的时候就练习九阴真经,去给贾敏请安的时候就想办法把补身体和治病的药放到贾敏的茶里,跟林如海相处的时候就完美的扮演一个乖巧聪慧的女儿,偶尔给柳姨娘上一句眼药,日子过得还蛮充实的。

    她现在是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偏偏身体底子太差,还要天天喝汤药,精神头没那么足。每天要是不睡够七个时辰她就会觉得疲乏,幸好她穿越过来之后暗暗的调理身体,睡得很熟,不会吃不下睡不着,倒也没受什么罪。就是这样一来,才几天功夫,她就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穿越成一个孩子的事实了。

    一个孩子能做什么呀,大人有事不跟她说,收服心腹也会显得很奇怪,不能上街,想做什么多少都有点束手束脚。所以苏雪云头一回感觉到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空有一腔宅斗经验根本发挥不出来啊,她不知想了多少解决柳姨娘的办法,关键是不能告诉贾敏啊,还要经常装作听不懂父母“深奥”的话语,她表示真的好心累。

    不过第一步计划保住贾敏的命是顺利完成了,苏雪云制定的第二步计划就是养好自己和父母的身体,所以她除了每天去给父母请安外加在院子里晒晒太阳之外,基本都是在房中休息,然后打发掉下人,一个人坐在床帐里修炼九阴真经。

    贾敏的身体有城里最好的大夫调养,还有苏雪云暗中给她服的药丸,很快就能起身理事了。虽然身子还是亏虚,不能出门交际,但坐在房里打理后宅已经没问题了。

    这一日贾敏和苏雪云一起用过饭之后,派人将苏雪云送回去歇息,就叫来了魏嬷嬷和碧荷询问调查结果。

    魏嬷嬷和碧荷的脸色都不太好,碧荷有些气愤的说道:“太太,不查不知道,这一查奴婢才发现那柳姨娘藏得真深啊。她这半年做了不少事,自从她借着一次生病求太太|恩准开了小厨房之后,就像突然变成了厨子一般,整天往小厨房里钻。做的什么蛋糕、刨冰、牛肉辣酱还有挺多奴婢叫不出来名的吃食,那些东西奴婢们都没见过。有几样合了老爷胃口,这才让她在老爷跟前露了脸,开始让老爷注意她的。”

    贾敏皱起眉,“没见过?你们一样都没见过?问过大厨房那边了吗?”

    “奴婢都悄悄问过了,确实没人见过,连外头大街上都没有卖的呢,也不知道柳姨娘从哪儿学来的,从前也没见她会这手。”碧荷撇了撇嘴,她向来看不起做姨娘的,尤其看不起柳姨娘这种乱蹦跶的。

    贾敏看向魏嬷嬷,问道:“嬷嬷,你在府里的时日比较长,认识的人也多些。老太太身边那些人,我怎么记得擅厨艺的是个叫翠屏的?那个柳姨娘……她擅长的不是女红吗?”

    魏嬷嬷也皱着眉,“太太,您记得不错,老奴从未听说过柳姨娘擅厨艺,她过去也从不下厨,至于女红。她时常给老爷做针线,虽然没做衣裳这样招眼的东西,但袜子、腰带、荷包都没少送,先前老奴教训小姐院里那两个不长眼的丫头,才知道柳姨娘也常给小姐送东西,各种各样的新鲜吃食,各种各样的小动物的手帕、荷包。她送给小姐的绣品有些古怪,动物的样子和寻常不太一样,看着却很可爱,还有一种看上去奇奇怪怪的绣品,听说叫做十字绣。不过小姐好像很不喜欢她,从来都没给过她好脸色。柳姨娘还曾说女子读书无用,劝小姐不要那么用功。”

    贾敏脸色铁青,一把拂去桌上的茶壶,摔了一地的碎片和茶水,她压着怒气道:“好一个心大的东西,竟把手伸到玉儿那里了。老爷将玉儿当做儿子教养,看着玉儿聪慧也能得到几分欣慰,她一个姨娘竟敢挑唆玉儿不学无术,什么东西!”

    魏嬷嬷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帮她拍背顺气,口中劝道:“好太太,您跟一个姨娘动那么大气不值当,如今老爷也厌了她,随便寻个由头罚她禁足、跪小佛堂,什么都行啊,万万不能气坏了自个儿身子。”

    贾敏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我是气我自己,真真是糊涂了!儿子再重要,我也只有玉儿一个孩子,怎么能疏忽了玉儿呢?难得玉儿乖巧孝顺,一点没怪我,我这个做娘的有愧啊。还有这后宅也该梳理梳理了,我不过是病了一场,一个个的就当我活不了了,简直没把我这个主母放在眼里,怕是我这两年心慈手软让人给当成好欺负的了,该给他们个教训了。不过老爷对柳姨娘的心思还不清楚,暂且等上一等,寻常给她使些小绊子试探试探老爷的态度再说。”

    碧荷笑着应下,“是,奴婢记下了,太太放心。”

    魏嬷嬷重新给贾敏倒了茶,贾敏喝了几口,忽然问道:“我之前给母亲写的信,可回信了?”

    魏嬷嬷闻言笑着去梳妆台的匣子里取出一封信,“老奴正要跟您说呢,今儿刚刚送到的信,那会儿老奴看您和小姐说着话就没提。”

    贾敏脸上露出些许笑容,接过信拆开来看,没一会儿脸却僵住了,忍不住睁大了眼又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捏着信纸气得微微发抖。

    魏嬷嬷见势不对,忙道:“太太,您哪里不舒服?是不是京里出了什么事?您的身子才刚好些,您可别吓老奴啊。”

    贾敏挥退了屋里的人,只留下魏嬷嬷一个,用力将信纸拍在桌上,咬牙切齿的道:“那起子奴才当我是死人也就罢了,没想到连我亲娘都开始为我安排后事了!莫非我贾敏看着就是个短命的面相?”

    魏嬷嬷大骇,眼睛下意识的往信纸上扫了一眼,登时瞪大了眼,不可置信道:“这……这怕是有什么误会……老太太她怎么会……这这……”她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娘家老太太对主子一向还不错的,怎么这次话里话外都透着若主子死了该如何如何的意思?

    贾敏手握成拳,眼中落下泪来,哽咽道:“不止如此,她还想将玉儿许给二房的贾宝玉,她当我远离京城就不知家中的事了?那贾宝玉从小在脂粉堆里长大,被老太太宠的如珠如宝,犯错都不许人责罚,那样一个人,如何配得上我的玉儿?如何配得上?!”

    魏嬷嬷扶住她,劝道:“太太,您消消气,不管京城那边是个什么心思,左右您如今的身子已经大有起色了,他们想如何都是不可能的。您若担忧小姐就更要尽快养好身子了,您……您可不要伤心啊。”

    贾敏用帕子捂住嘴哭了几声,慢慢擦干眼泪自嘲的一笑,“嬷嬷说得对,我出嫁这么多年了,又早已不回京中走动,他们如何待我都不稀奇。我如今最重要的就是玉儿,为了玉儿我也要好好保重身子。”说道苏雪云,她又叹了口气,自责道,“都是我这个做娘的没用,让些乱七八糟的人把手伸到玉儿院子里去,这阵子经过这么多事,玉儿好像一下子长大了,懂事的让我心疼,都是我没护好她啊。”

    魏嬷嬷扶她去床上躺着,也叹了口气,“说不得这是好事,小姐总要长大的,小姐早慧,懂得本就比旁人多,早些见识到这些事,多学些东西也是好的。将来不管嫁到什么人家都不会吃亏了。”

    贾敏眉头皱了皱,又想起了苏雪云生来就养不好的身子,心里犯愁,同时又有些心寒。贾母是知道外孙女身子不好的,这样还眼巴巴的要把外孙女定给最宠爱的孙子是何道理?就算她偏向女儿,也不得不说,照女儿如今这样的身子,旁人绝不会上杆子来定亲的,那么贾母图什么?

    贾敏也是玲珑心思,这会儿冷静下来,想的就多了。贾母想将苏雪云接到贾府去住,可说要两家结亲,却没提用什么信物送什么礼,说来说去不过一句口头话罢了,能做什么准?若她这次当真稀里糊涂的病死了,那……

    贾敏想想就是一惊,若她病死了,苏雪云被接到京城贾府去,林如海远在千里之外什么都顾不到,那女儿不就要受委屈了?贾府可不止有贾母在,还有那个佛口蛇心的王夫人呢!而且王夫人是贾宝玉的亲娘,会如何挤兑苏雪云?贾敏越想心越沉,也越发觉得冷了,无比庆幸那天被苏雪云一哭给哭醒了,否则她的女儿可真真要受苦了。

    贾敏的视线落在外头的桌子上,眼神一冷,“把那信烧掉,你给京里回个信,就说我已经大好了,劳他们担心了。以后年节的礼减一半,多放些金银之类的东西,古董字画就不要送了,给他们还不如留给我的玉儿做嫁妆。”

    贾敏说完就紧紧闭上眼,显然是气得狠了。魏嬷嬷也不敢再劝,连忙去将信给烧了,她心里也是恼恨京城荣国府的,知道主子病重了,老太太不说请个退下来的太医送来,好歹也该送些百年老参之类的好药吧?竟然只送来些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东西并这封莫名其妙的信,那一家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贾敏这边发生的事,苏雪云通通不知道,她能知道的也就是玲珑在府里走动时听到的八卦而已,基本都是些琐碎的事。不过苏雪云还是做出一副喜欢听的样子,让玲珑深感自己的重要,每天都想尽办法打探有趣的消息回来讲给苏雪云听。玲珑机灵活泼,人缘也好,在各个院子和厨房等地方都有认识的人,总能比别人打探到更多的消息。

    苏雪云抽丝剥茧的从中寻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然后一点点拼凑,竟也猜到了不少事。比如林如海已经好多天没见柳姨娘了,比如贾敏无声无息的打发了几个犯错的奴才,几乎都是柳姨娘经常接触的人,比如柳姨娘时不时就守在林如海会出现的路上,却总是被人用各种理由叫走……许多事都透着一个信息,就是柳姨娘最近日子不好过了,男主人不待见,女主人悄悄出手,她一个姨娘能好过就怪了。

    苏雪云还听说京城荣国府来人了,然后带走了几车礼品,这次的礼品好像比从前少了,不过看上去很金贵的样子。苏雪云听玲珑这么说过之后,心里暗暗一琢磨就明白了,金银这东西,有时候装一车也没有一副珍藏的字画值钱。她记忆中原主曾经见过贾敏为娘家挑选节礼,从来不少几样珍品的,每每还会送许多名贵的药材,当做不在京城不能孝敬贾母的补偿。而这次变成了这么明显的金银,只能说明贾敏对荣国府生嫌隙了。

    苏雪云颇有些玩味的笑起来,金银制品啊,说不定荣国府如今的当家太太收到会更高兴呢。王夫人和王熙凤那对姑侄最喜欢这些东西了,就不知道贾老太太会怎么想了,估计会气得够呛怒骂女儿不孝呢。不过原主也没见过荣国府众人,这些都是她根据现代的信息猜的,情况怎么样还未可知。

    苏雪云也就把这些事当做乐趣听来乐一乐就算了,并未多想,实在是这一世林妹妹的愿望太简单。她有逍遥派的医术,悄悄保住林如海和贾敏的性命,再给他们调理好身体让他们顺利生下嫡子,都是极其简单的事。因为空间戒指里存了不少药物和药材,她甚至不用想办法采买东西就可以自己偷偷的配药给他们吃,方便得很。至于让林家加官进爵,压过贾家,这个更容易,林如海本事不错,她将来的弟弟她也会好好教的,就贾家那越来越破败的样子,林家早晚能越过去,这根本没有悬念。

    所以她虽然穿成个小孩子,却半点不着急,甚至有点享受当小孩子的日子了,上辈子什么都管,这辈子什么都不管,其实想想也挺好玩的。连续三个世界打打杀杀的,忽然周围变得这样和谐,让她有一种正在度假的感觉。苏雪云觉得这样一次次穿越比从前演戏的时候都有意思,就是有一件事有点苦恼,这个世界貌似十六岁不嫁就成老姑娘了啊,那她怎么办?

    跟苏雪云看戏般的悠闲不一样,柳姨娘最近暴躁不已,急得嘴上都长泡了。她对着镜子左照右照,看着怎么照都不清晰的铜镜,气得一把摔了出去。镜子的破碎声将旁边的丫鬟吓了一跳,连忙跪在地上生怕惹到柳姨娘。

    柳姨娘一看丫鬟这样子更气了,指着她骂道:“你看你那点胆子?我又没说你什么你跪下做什么?真不愧是做奴才的,骨子里就一副奴才相!”

    丫鬟垂下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恨,转瞬即逝,“都是奴婢的错。”

    柳姨娘看丫鬟一点反抗都没有,心里更是不屑,她最看不起这样没上进心的人了,当个卑躬屈膝的丫鬟还当的那么高兴,指不定哪天就被主子给打死了,等她日子好过了,一定要换几个伶俐的丫鬟才行。她不耐烦看下人唯唯诺诺的样子,摆摆手命丫鬟下去了。

    那丫鬟小心翼翼的将铜镜碎片打扫干净才躬身退了出去,柳姨娘嗤笑一声,歪斜着躺到了床上。原以为能顺顺利利的当上这林府的女主人,突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数,居然前功尽弃了,贾敏怎么还没死呢?

    柳姨娘百思不得其解,她看着苏雪云也不小了,这会儿林家唯一的男孩儿也夭折了,难道时间点还不对?她虽然知道贾敏会死,林如海也会死,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却没印象,只能靠推测的,想了半晌,她只能将贾敏没死当成是世间还没到了,心里有些惋惜,感觉之前做了那么多事都白费功夫了。

    难为她每天对着厨房吸了那么多烟,皮肤都熏的不好了,结果林如海居然这么对她!柳姨娘心里对林如海刚升起些的爱恋突然就如同泡沫般破灭了,她之前还曾经幻想过,等贾敏死后就趁虚而入,抓住林如海的心,生个儿子再注意他的身体和他好好过一辈子。可这会儿,她觉得爱情果然是靠不住的,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在现代的时候还有那么多男人偷偷养小三、小四呢,这是古代,光明正大的就能纳妾,哪个男人会不动心?

    柳姨娘想通后就觉得男人还是靠不住,就算林如海不娶继妻,让她像李四儿那样成为隐形主母,也挡不住林如海纳妾收通房啊。与其把家产拿出来养那些女人,还不如早点生下儿子,等林如海一死就继承这林府将其他人都赶出去。到时候她手里有钱,又有儿子顶立门户,不高兴了还可以拿捏儿媳妇,可比在现代舒坦多了。

    这么一想,柳姨娘觉得穿越到这落后的古代还是有很大好处的,这几天烦闷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她不急,不就是时间没到吗?等时间到了贾敏肯定就死了,到时候林如海伤心难过,她就不信凭她的本事在旁边温柔安慰还拢不住林如海的心,她可是从现代来的,会的闺房情趣不知道比古板的贾敏多多少,怎么可能吸引不了林如海?

    自觉未来会一片光明,柳姨娘趴在床上就安心的睡了过去,梦见贾敏重病去世,苏雪云去荣国府寄人篱下,林如海遣散了其他姨娘通房只留下她一个,她渐渐开始出席其他夫人的宴会,以林家女主人自居,顺利生下儿子熬死林如海,成了林家最高的掌权人,就像记忆中那位林老太太一样,真是爽极了!

    柳姨娘觉得她的人生会跟梦里一样美好,难得的安静了下来。可魏嬷嬷和碧荷却没忘了要给她使绊子的事,尤其她前些天日日守在半路等林如海的事更让贾敏这些下人怒不可遏。不给主母侍疾,整天想着勾引老爷,这是个什么妖精?于是柳姨娘发现她吃的饭越来越难吃,看上去还是那么精致的菜,可是入口就觉得味同嚼蜡,即使是她自己做也一样,不是手艺的问题那就是材料的问题了,她的小厨房里的菜全是大厨房那边送过来的,这是故意给她破烂货啊!

    柳姨娘气得够呛,可派人去找大厨房说理,大厨房的人就会笑眯眯的认错,说他们失误,下次肯定会挑仔细了。结果第二天还是照样把一些很差的食材送来,根本不理会她。随后她的绣线也出了毛病,刚给林如海绣好了一条腰带,下水一洗居然褪色,把布料都染成花的了,她一个现代人按照原主的记忆绣出那么复杂的花样,多么辛苦?居然就这么毁了,差点没把她气死。

    柳姨娘这次亲自带人去针线房质问,人家依然是笑眯眯的认错,然后重新给她配线,说是采买绣线时被人唬弄了。这么一来,她能跟谁发脾气?

    接着,她用的胭脂水粉出了问题,脸上长满了斑点,当她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容貌时吓得失声尖叫,登时晕厥过去。等她醒过来时,大夫倒是请来了,可慌乱的下人们已经将她毁容的消息传得阖府皆知了,让她恨不得把所有下人全卖了。

    这次负责采买胭脂水粉的奴才主动站出来承认了错误,被贾敏罚了三个月的月钱又狠狠训斥了一顿,但柳姨娘不用脑子也能想到在暗地里贾敏会给那人加倍的赏钱。她算是看出来了,这接二连三的灾难根本就是贾敏在报复她,报复她之前得了林如海的宠爱,贾敏果然是个黑心肠的毒妇,她也不是好惹的,反正是个快死的人,她也不怕得罪的狠了。

    等柳姨娘一养好,就亲自去厨房挑食材,好好的做了个香喷喷的蛋糕,还做出一大碗红豆刨冰,带着直奔苏雪云的院子。

    苏雪云听到墨香的禀报愣了一下,感兴趣的笑了,“柳姨娘?难得她过来看我,当然要请进来坐坐了,柳姨娘还没有子女,每次看见我都好像把我当女儿了一样,倒是挺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