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头号炮灰[综] > 第107章 诗音无怨

第107章 诗音无怨

800文学网 www.800wenxue.com,最快更新头号炮灰[综]最新章节!

    管家给苏雪云汇报各铺子的情况,顺带说了说近日城中发生的大事小情,以免苏雪云整日在家对外头的事不了解,错过什么有用的消息。自然而然的,李寻欢的惨状也被包含其中。

    管家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唉,李老爷无论行事如何,武功却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也不知这次是招了什么祸事,被打成这样。希望不是什么狠毒的仇家,别断了李家的传承啊。”

    苏雪云看了旁边榻上正在看书的王怜花一眼,心想那所谓的“仇家”就在这呢,倒不是什么狠毒的,只不过也不会让李寻欢那么好过就是了。她摆摆手,说道:“我知道了,福伯下去休息吧,过阵子我们和怜花山庄的势力合并,还有的忙呢。将来还会在各地开不少铺子,福伯有空的话可以开始物色得力的人选了,那些产业不在眼皮子底下,还是得用可靠之人才行。”

    管家震惊的瞪大了眼,“在各地开铺子?”

    “嗯,开什么铺子如何盈利都已经想好了,只等安稳下来派人过去,所以要早做准备,过几天我会跟你说具体怎么做。”苏雪云端起瓷杯抿了口茶,漫不经心的说着,丝毫不知道她随意的样子把这位忠心的管家给惊到了。

    管家下意识的点点头,应道:“老奴会用心挑选信得过的人,夫人放心,那老奴就先退下了,夫人有什么事再吩咐老奴。”

    “嗯。”

    管家看了看苏雪云,恭敬的退出房间,走回院子时还有些惊疑不定,又很是不可置信。之前他们从李园离开时可是一分一毫都没拿,甚至苏雪云还将这些年所花销的吃穿用度加倍还了回去,当时让他很是担忧了一回。只是后来看到苏雪云早已买好的林府,还有在城中渐渐开起来的五间铺子,他才放下心来,对苏雪云将来的生活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可一个女子能将完全属于自己的家业经营到这种程度,真的已经算是世间罕有的了,只要苏雪云嫁人,这些可都是她的嫁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拥有这些,一辈子足以,他在欣慰的同时也以为这就是苏雪云的极限了。

    结果他所有的想法在今日彻底被颠覆,他可不觉得这些事是王怜花要做的,以苏雪云的性子来说,若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东西,是不可能这般直接吩咐他去做的,毕竟王怜花手下还有怜花山庄的人呢。那也就是说苏雪云本身有他绝对想象不到的本事!

    管家顿住脚步,站在园子中往四周看了看,再想起从前在李园的那些日子,心中为李寻欢可惜。李寻欢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一个什么样的贤内助,他有一种预感,若李寻欢得苏雪云相助,将来无论是江湖中还是朝堂上,成就必定无人能及。可惜,可惜,李寻欢自己亲手将这么好的未婚妻推走,如今后悔也无用了。

    管家摇摇头,快步回了房间,细细斟酌手下可用之人。李家所有事都和他没关系了,如今他只忠于苏雪云,也只会为林府的事费尽心思了。

    苏雪云待管家走后,走过去抽走王怜花手中的闲书翻了翻,坐在他身边随口问道:“李寻欢的事是你做的吧?你给他套袋子打闷棍了?”

    王怜花伸手揽过她的腰,笑道:“我是那种打闷棍的人吗?何况李寻欢送那种礼物,都挑衅到我面前来了,我要是再遮遮掩掩岂不是太孬了?”

    苏雪云诧异的看向他,“你别告诉我你是去找他打架了,赤手空拳的打架?”

    “有何不可?我直接去找他,看见他在屋子里喝一口酒雕一会儿木像,旁边摆了十几个你的雕像,有几个甚至是小时候的。本来大家都是朋友,林诗音以前也确实是李寻欢的未婚妻,他念念不忘刻了雕像,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我知道那不是你。但是他的作为就太让人生气了,在咱们大婚第二天,他一个前未婚夫送个翩翩起舞的雕像过来,那是贺喜的意思吗?若换成龙啸云那样的,收了这样的礼物还不得气死?”王怜花笑容渐渐冷下去,继续说道,“我最不喜的也就是他这点,明明已经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他偏偏做出这种让人误会的事来,外界人人都以为咱们两个是近几个月在江湖中相处生情的,李寻欢会不知道?才刚刚培养起来的感情哪里经得起这种误会?一旦我心中对你生了嫌隙,你的日子如何过?李寻欢口口声声说后悔,说只爱林诗音一个人,也不过是说说罢了,做出来的事总是让人觉得他其实是深恨林诗音。一个女子被他为难成这样,恐怕一辈子都毁了。”

    苏雪云听他说了去教训李寻欢的理由,有些意外又觉得在情理之中。真正的林诗音可不是毁了一辈子吗?甚至受的罪比谁都多,一个绝色女子被毁容如同老妪,一般人哪里接受的了?天龙八部里的马夫人康敏就是被自己毁掉的容貌生生给吓死的,虽说一般人不像康敏那般性情,可到底这容貌对所有女子来说都是大事,林诗音忍受的那些苦楚谁能体会?而这一切都是因李寻欢而起。

    李寻欢为了气走林诗音就去万花楼和林仙儿亲亲我我,娶了林仙儿又说从未对林仙儿动过心。林仙儿因此痛恨李寻欢更嫉恨林诗音,得了机会就将林诗音毁去容貌差点弄死。林诗音可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李寻欢一个兄弟情葬送了她一辈子。

    可惜林诗音受的苦一直在继续,李寻欢去却因喝了几口酒、刻了几个雕像就被称赞成情深,被许多人同情怜惜。甚至那什么惊鸿仙子和后来的孙小红都对李寻欢动心,觉得他心里苦闷,想要温暖他的人生。

    和林诗音相比,李寻欢这叫受苦吗?他还有心情和惊鸿仙子暧昧不清,一边怀念表妹一边结识红颜知己,日子过得可真是多姿多彩啊!

    她现在穿越过来,代替了林诗音,李寻欢根本不知道,但他却做出这样的事,这一切后果都是要苏雪云来承受的,她有能力不受苦是她本事,但王怜花心疼她,可不会允许任何人做出伤害她的事。

    苏雪云笑着握住王怜花的手,这种心疼对方的心情她懂,也很珍惜,所以最后她只说了一句,“有你在真好。”

    被他们二人提到的李寻欢此时除了被打的心里发堵之外,倒没什么其他的想法,也没有仇视故意打他脸的王怜花。以王怜花的武功,真要动手,杀了他都能轻易做到,而王怜花来到李园,只是不用内力的赤手空拳和他打了一架,已经是很讲道义了。

    但他现在已经完全没心思去想王怜花和苏雪云的事,一大早起来发现自己的妻子和府中贵客睡到一张床上,他不止头上发绿,整个脸都铁青了一片。

    贵客看样子有些头痛很不舒服的样子,皱眉看了看眼前的情况,瞥了林仙儿一眼,直接起身去隔间沐浴更衣,只留下淡淡的几个字,“李探花,你处理好。”

    李寻欢紧咬牙根,垂下眼没作声,林仙儿这是家丑,他不想在别人面前闹得太难看,只想等贵客出去后再说不迟。

    林仙儿却眨眼间就落下泪来,拥着被坐在床上,露出雪白的香肩,梨花带雨十分惹人怜惜。她一脸茫然又羞愤不已的问道,“寻欢,我怎么……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李寻欢眯起眼,见她还敢装作无辜,脸色更加难看,冷声道:“事情如何,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不要将别人都当做三岁的孩童。”

    贵客衣衫整洁的走出来,林仙儿眼角瞥到他的身影,立时如同被李寻欢吓到一样,猛地缩了下身子,将被子全都拽到了自己身边来,却又立刻被床单上刺目的红色惊道,痛哭失声道:“我……我……寻欢……我已不是清白之身,我对不起你……我不活了!”

    林仙儿说着就下床用力向墙上撞去,却让整个床单都暴露在李寻欢和贵客的眼中,贵客下意识的掷出一枚碎银击在林仙儿的膝盖上,林仙儿一下子扑倒在地,将将离墙面寸许远。

    她手忙脚乱的围住被子,脸上满是惊慌失措的表情,焦急之下泄露了不少春光。

    贵客原本看到床单鲜红的意外就这么化为了嘲讽,他只是淡淡的勾了勾唇角,对李寻欢点点头就走了出去,以他的身份,虽然对李寻欢略有歉意,但还不至于到开口道歉的地步,他也是被人算计的那个。

    房中只剩下了李寻欢和林仙儿两个人,林仙儿眼中是满满的错愕,她看着房门的方向,不敢相信那位贵客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走了。没有安慰她、没有扶她一把、没有说她将来何去何从,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怎么会这样?

    林仙儿挫败之下,只觉自从穿越到这里就连连受挫,所有事都跟她想象的不同。她拥有现代总结了几千年的智慧,知道剧情发展,自己的容貌身材都是这个世界的顶尖的,她实在无法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没了外人,林仙儿也不再装柔弱的样子,用力捶了下地,赤身裸|体的站了起来。

    李寻欢别开眼,林仙儿却笑了起来,冷嘲热讽的道:“怎么?现在连自己妻子的身体都不敢看了?从前那个温柔多情的李探花哪去了?那时在万花楼里小住的时候,你可是很喜欢看我这个样子的。”说着话,她就假意拍了拍自己的嘴,娇笑道,“瞧我,不小心又说中了你的痛处,你怎么看也没用,有心无力,自然不敢看了。”

    “你住口!我从没想过你竟是这般的淫|荡,在自己家中就能爬上客人的床,看来从前是我不了解你。”李寻欢紧皱着眉,看向林仙儿的眼中很是厌恶。

    林仙儿冷哼一声,不在意的拿过寝衣披上,“你若记着两分我帮过你的情分,就该帮我找一个好相公照顾我下半辈子。可你偏偏总是将休书挂在嘴边,动不动就要休了我,我当然要自己想办法。”

    “你的办法就是得罪我的客人?你以为谁都会被你的美色所迷?你当这世间只有你一个美貌的女子吗?”李寻欢为自己曾瞎了眼感觉到深深的后悔,也颇为不能理解林仙儿的做法,“自从你嫁入李园,我什么事没随了你的意?你想要打理李家产业,我也将家中全都交给了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有什么不满意?你是要我跟你一辈子守活寡吗?你的心也不知飞到哪去了,还有脸问我有什么不满意?”林仙儿狠狠的瞪着李寻欢,哪里还有半点柔弱之象?

    李寻欢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冷淡的道:“你就是这样给自己想办法的?你身为我的妻子,却爬上了客人的床,你难道以为客人会爱上你这种人?他娶你回去不怕你再去招惹别人吗?”

    林仙儿不在意的一笑,脸上一副不屑的样子,“你懂什么?你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做你的妻子我是不愿意,但换成他那样的身份,就算能去他府中给他做一个妾室我也甘愿。说不定将来我母凭子贵,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这些你能给我吗?”

    李寻欢立时不悦道:“你怎么知道客人身份的?你偷听我们说话?还是派人监视我?”

    林仙儿瞥了他一眼,往外走去,“你管得着吗?废物!我现在已经是他的人了,他得了我的清白之身,再如何都得给我一个名分。”

    李寻欢没再说废话,径自走到床边抓起床单看了看,淡淡道:“鸡血而已,客人也是习武之人,你以为他不知道?”就算最开始没留意,之后也能反应过来,更重要的是,什么血并不重要,贵客的态度已经表明了,林仙儿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夫人又折兵。

    林仙儿回过头恼怒的瞪着他,“李寻欢你这个废物,自己没本事还要来阻拦我,你等着瞧!”

    林仙儿拂袖而去,李寻欢在房中静静的站了片刻,神色淡然的走出房门。他想,这就是他抛弃表妹的报应吧,如今他也被人抛弃了,这个妻子还是他不喜欢的,他尚且觉得难堪心痛,那时表妹被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抛弃时,又是何等痛苦?

    李寻欢想到王怜花打他时说的那些话,忽然发觉他的存在竟一直在给表妹添麻烦,自以为是的守护根本是乱上添乱,他确实该好生反省了。

    走进书房,贵客早已等在那里。李寻欢有礼的拱了拱手,“有劳王爷久等。”

    年轻的王爷摆摆手,身上已颇具威仪,坐在主位对李寻欢道:“朝廷总是轻视江湖,却不知江湖中有江湖中的手段路数,让人防不胜防。”

    李寻欢知道他是在说被林仙儿算计之事,虽然是王爷睡了他的妻子,但实际上却是王爷在他府中出了事,这就是他照顾不周,到头来就成了他的错了,让他十分心堵。李寻欢笑了笑,道:“江湖中却是什么人物什么手段都有,让王爷见笑了,是李某治家不严,事后定会严加处置,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嗯,看尊夫人的样子似乎你们之间也有许多故事,本王的愧疚也少了一些,希望李卿不要因此与本王生了嫌隙才是。”王爷表情如常的看着李寻欢,眼中却含着几许试探。

    李寻欢淡笑道:“王爷不必放在心上,只是李某自作自受惹来的一桩祸事罢了。”

    王爷点了点头,起身道:“既如此,本王就放心了。好了,本王不能多留,这便回京,之前谈的事还要李卿多用心。”

    李寻欢跟着站起身,笑道:“王爷放心,李某虽无意于朝堂,但李家世代忠心于国,定当把王爷吩咐的事情办好。”

    王爷得了他的承诺,满意的离去,他带来的人都在客栈中等候,原本只当来李园不会有什么事,就独自过来了,谁知才一晚就闹出这么大个丑闻,他回头看了一眼李园的牌匾,心中摇了摇头,这李家,看来用过这次之后就不能用了。李家在李寻欢这一代是废了,日后恐怕朝中再无李家这一脉。

    李寻欢将王爷送走,一个人前后将朝中的形势前前后后想了几遍,确定了之后要做的事。王爷能牵扯的事,即使不是夺嫡也是和国家命运息息相关的,此次就是王爷查到另一皇室众人想要篡位的蛛丝马迹,命他继续追查下去。他江湖人的身份是一个很好的掩护,行事也更加方便些,在没有证据之前,王爷也不能随意有什么动作。

    李寻欢将书房整理了一下,所有从前存下的信件等物,都直接烧掉了。他日后不打算在朝廷中有什么作为,他不喜欢那种时时同人虚与委蛇的生活,只想做个闲散的江湖人,这些东西再也用不到了,倒不如烧了干净,免得惹祸。

    刚刚烧完最后一封信,林仙儿突然急匆匆的冲了进来,“李寻欢,他走了?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派人来接我?他对我有什么安排?”

    李寻欢头也没抬,盯着炭盆中的纸张燃成灰烬才开口道:“贵客并未提及你,你于他只不过是个陌生的路人罢了,转瞬即忘。”

    林仙儿露出愤怒的表情,瞪大了眼,“不可能!是不是你跟他说了什么?一定是你,你自己是个废物,还要绑着我跟你受一辈子苦,破坏我的荣华路,李寻欢,我欠你什么?是你先来招惹我的,凭什么这么对我?你整日关在屋子里酗酒刻雕像,跟一个死人有什么区别?偏偏你还活着来跟我作对,你怎么不去死?”

    李寻欢皱眉站了起来,自嘲道:“我竟不知你是这般恨我,恨不得我去死,还怨恨我用夫妻的身份绑住了你。既如此,我便放你自由。”

    林仙儿看着他无比淡定的样子,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警惕道:“你想做什么?”

    李寻欢走到桌案前,从书中抽出一张纸递给了林仙儿。林仙儿接过一看,竟是休书!她瞬间将其撕的粉碎扔到李寻欢脸上,怒气冲天的喝道:“休我?你做梦!我还没嫌弃你是个废物,你凭什么休我?你想让我像林诗音那样被赶出去,你想也别想!”

    李寻欢毫不在意的道:“休书已经在官府备案了,如今你的身份文书都只属于你自己,与我毫无关系,你好自为之吧。”

    林仙儿脸色一变,“你耍诈,你竟然动用关系做这种事?”

    “你既然知道那位客人的身份,就该知道这种小事没有什么办不了的,何况你红杏出墙,换做哪一家都有足够的理由休你了。”李寻欢看着她,表情有些复杂,这个人再怎么让人失望痛恨,到底也是他主动招惹的,所以他现在说不出是厌恶她多一些,还是后悔自己曾经做下的事。

    李寻欢取出几张房契地契,“这些是给你的,过去的事就算了,我利用你,你也报复了回来,我们两清了,将来再见,你我也不会再有任何瓜葛。”

    林仙儿更在意休书之事是王爷同意的,急忙问道:“你到底和王爷说了什么?王爷不可能一句话都没有。”

    李寻欢看她一心想要攀附权贵的样子,心中更是懊悔,当初他怎么会用这样的人把表妹气走?如今真是打脸打到无脸见人了!李寻欢神情显得有些冷漠,说道:“你太小看皇权了,王爷的身份是高贵,同时他碰过的女子也多不胜数,收到府中的就那么几位,如此才不会被攻歼好色,至于其他的如你这般主动爬床之人,大多都被处理掉了,你如今唉能留下性命,已是王爷看在我的面子上宽容了。你走吧,好自为之。”

    林仙儿万万没想到她费尽心思的算计得来的竟是这么个结果!皇权这种东西,她哪有什么重视的?她一个现代人,看着电视剧里的皇帝长大的,知道所有皇帝都有优缺点,都有被骂的地方,当然没那么大敬畏。可最让她不能理解的是王爷竟真的连一个妾室的名分都不给她。

    什么东西能称上“第一”二字就已经够得上旁人争夺的资格了,她现在是天下第一美女,她算计王爷也没想过一开始就得到什么好处,可至少王爷和她发生了关系,怎么也应该将她带回去,即使扔到后院不管也能有一种征服第一美女的优越感吧?而她只要能进王府,总有一天会翻身的。

    可现在一切都和她想的不一样,听李寻欢的意思,主动爬床的女子竟然还会被处理掉!难道王爷是柳下惠,对她的容貌半点不在意?林仙儿忽然打了个冷战,第一次清楚的认识到她在这个世界不是什么都能做的。没有高强的武功,没有高高在上的身份,没有强大的权势,很多人都可以压在她头上,而她却只能接受,就像现在李寻欢休了她,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但也许李寻欢是剧情人物,林仙儿就有一种熟悉了解的感觉,从心底里就不会怕他,她冷冷一笑,“你想得美!我好好的日子都被你搅乱了,你现在想撇清就撇清,你以为什么都是你说了算?你妄想!我告诉你李寻欢,既然我的富贵没有了,我的安稳日子也被你毁了,你就欠我一辈子,我早晚有办法讨回来的!”

    林仙儿说完就走,还不忘拿走那些房契地契。李寻欢摇摇头,觉得林仙儿此人当真是自私自利,什么事都要怨别人,偏偏好处一点不剩的都拿走,想来一直也只有他一个人看不明白罢了。

    林仙儿被休了,是李寻欢找人直接将婚书作废,他们两个彻彻底底的没关系了。当初成亲时风光无限,如今分开了却低调的无人知晓。就连李园的下人也是几天之后才知道府中的夫人被休了,而贴身伺候林仙儿那几人纷纷在私底下庆祝,以后再也不用胆战心惊的伺候人了,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卖进青楼。

    没几天,李寻欢将众人也遣散了,他家大业大,补偿了不少银两,算是很厚道的主人家,让他在一众下人里赢得一片赞美之声。他要为王爷追查之人不在此地,且离得很远,他还要去关外一趟,不知再回来是何时何日。李寻欢将仆人遣散,铺子关闭,产业转手,很快李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和一座李园了。

    他这么大的动作,在此成为城中的焦点,苏雪云和王怜花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疑惑之下派人去查,惊讶的发现林仙儿被休了,还再次回了万花楼中,不是青楼花魁,却借住在那里看谁顺眼就与谁春风一度,比所有青楼最好的姑娘接客的生意都要好,而她却是不收费,只为开心,还反过来给万花楼老鸨付房间的租金。

    但收不收费也是见仁见智,那些她能看上眼的哪个不是非富即贵?怎么可能白占她便宜?每次总会送些钗环字画之物,加起来的价值把万花楼买下来都够了。

    苏雪云觉得林仙儿现在才是当之无愧的花魁,吸金功力简直无人能及,万花楼老鸨日日看着却只能得些租金,恐怕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如此当初弄什么卖艺不卖身?早早卖身,万花楼肯定更上一层楼啊!

    苏雪云觉得有什么事情不一样了,所以剧情才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她想了想,改变最大的应该就是她穿越过来打乱了林仙儿的计划,李寻欢沉浸在后悔中,林仙儿没有顺利拢住他的心。还有她给李寻欢弄了那个“不行”的药,让林仙儿这个不安于室的女人更早一步暴露了本性,没有动心的李寻欢是绝对忍不了绿帽子的,休了林仙儿理所当然。

    不过之前林仙儿试图勾引王怜花,李寻欢也不见生气,这次却把林仙儿休了,可见林仙儿肯定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苏雪云无聊时胡乱猜了猜就把这事抛在脑后,物是人非,那两个人日子过得一塌糊涂,以后也会背着恶劣的名声,很多事已经不用她再去做什么。

    李寻欢连着两日都在离林府最近的茶楼二楼喝茶,一坐坐一天,就希望能看到苏雪云出现,可惜苏雪云上辈子对大江南北已经逛够了,对外面没兴趣,宅的很,李寻欢等了许久连个影都没看到。他从怀里取出自己雕的最好的木雕,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自嘲的笑道:“现在这样又怪谁?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有缘无分……有缘无分……”

    苏雪云听管家说了李寻欢转手李家产业的事,想他大概是要离开,该报的仇早就默默报了,苏雪云觉得程度差不多了,于是夜里跟王怜花说了一声,就潜入李园。

    王怜花陪着她一起,也有些好奇她要做什么。苏雪云到了李园,从前热闹的园子如今空空荡荡,十分冷情,苏雪云循着亮光在她之前住的屋子里找到了李寻欢。李寻欢正抱着一个酒坛子灌酒,口中喃喃自语,苏雪云在窗外听他说明日就走,再见无期之类的,心想自己来的倒是巧了,若不是今日过来,错过此次,李寻欢就不知道要“不行”多久了。

    苏雪云在床边上看了李寻欢一眼,抬手一道掌风轻柔的将迷药送进房中。这迷药是个特殊东西,只会让人觉得宿醉,事后不会发现自己被迷倒了,最适合下在酒中。

    李寻欢中药后意识渐渐模糊,感觉自己真的醉了,下意识拿出怀中的木雕,另一手还拿着酒坛不停的灌酒。

    苏雪云这次动作大了点,从房顶对准酒坛滴了几滴药下去。全被李寻欢喝入口中。苏雪云见状放好瓦片,起身要走。

    王怜花伸手拿走她手中的小瓷瓶,放在鼻端嗅了嗅,脸色有些精彩,“幸好本公子有先见之明,从来没得罪过你,否则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兴许还生不如死。雪云,咱们说好了,有事直接说,可不能给我下这种药。”

    “千面公子还怕人下药?”苏雪云好笑的抢回小瓷瓶,快速离开李园。小瓷瓶里就是解药,这一段时间的日子想必能让李寻欢印象深刻,也不知道会不会产生什么心理阴影。不过要是李寻欢以后再来惹她,有什么后果就不一定了。

    王怜花摸摸鼻子,飞身跟上去拉住苏雪云的手,夫妻俩一起回到家中,如同什么也没做过一样。

    李寻欢这么久无法近女色,一时间根本没发现有什么不一样,按照计划出发去关外,走之前到林府想见苏雪云一面,门房却说两位主子去庄子上玩了,不在家中。

    李寻欢路过林家在郊外的庄子,却发现苏雪云他们根本不在,他落寞的站了半晌,不得不承认如今他和表妹早已陌路,当真应了当初苏雪云那句“恩断义绝”。

    李寻欢失踪的消息传出来,林仙儿才发现她完全找不到李寻欢,就算花钱雇人都查不到李寻欢去了哪里,让她本打算从李寻欢身上讨些好处的计划完全落空,恨得咬牙切齿。又听说李家那么多家业全部廉价转手,林仙儿更是心中抽痛,那些都该是她的东西啊,竟然就这么被李寻欢赔钱卖了!要是让她找到李寻欢,一定要让他失去所有,才能消减她心中的恨意。

    林仙儿穿越之初本以为凭自己的灵魂和美若天仙的皮囊,一切都会顺风顺水,却没想到日子越过越遭,竟然还不如她在现代的生活。虽然她现在夜夜笙歌,和现代外围女的生活差不多,甚至选中的男人容貌身材都更好,但总要的是她的心情,一次又一次挫折让她原本带着优越感的心生出恨意。不止恨李寻欢,她还恨苏雪云、恨王爷,恨所有让她不顺心的人。总有一天,她会想办法报复回去的!

    李寻欢消失的无影无踪,龙啸云也去了京城投靠亲戚,苏雪云终于清静了,和王怜花一起招待在府中做客的朱七七和熊猫儿。

    至于沈浪则是随阿飞去白飞飞的墓前拜祭了,虽然阿飞说白飞飞并不在意拜祭之事,不喜欢有人打扰,但沈浪很坚持,他儿子的母亲,他甚至没有相处多久就这样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离世了,他很感谢白飞飞生下了他们的儿子,也想在离开中原之前,去见她最后一面。

    同时沈浪还要带阿飞去沈家祠堂认祖归宗,这两样无论哪件事,显然都不适合朱七七参与,所以熊猫儿就陪朱七七留在了林府,只有沈浪一人和阿飞出发去了那座大山。

    苏雪云想着等他们回来就搬去怜花山庄,住了一辈子还是很有感情的,将来,如果有人想再来找麻烦,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个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