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 茅山后裔 > 【217】司马胤之死

【217】司马胤之死

推荐阅读:雪鹰领主神藏奥特曼格斗进化问道章英雄联盟:我的时代无限之科技主宰废土崛起会穿越的外交官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电影世界大盗

一秒记住【800♂文÷学→网 WwW.800wenxu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足足在阴阳洞中等候了近半个小时,我这才接到了徐景阳的电话。

    根据他的说法,谢飞燕已经成功被他解救了出来,只是由于注射了过量的镇定剂,所以一直都陷于昏迷之中,此时的他已经直接护送谢飞燕去了医院。

    “呼……”

    听他这么一说,我这才松了口气,原本紧绷着的一根弦,这才稍微松懈了一些。

    而既然徐景阳已经直接去医院了,那押解司马胤和那女人回宗教局一事,自然而然的便落到了我和张雪松的肩上。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才刚一挂断电话,便立即叫上张雪松,和他一起将司马胤和那女人押出了阴阳洞,准备这就赶回宗教局去。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我押解着司马胤走在前面,张雪松则拽着那女人紧随身后。

    然而,就在我俩刚刚抵达我停车的地点时,我却突然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股凌厉的冷风!

    “嗯?”

    忽然间的变故,只把我吓了一跳,没有丝毫的犹豫,赶紧便将司马胤丢在了路旁,同时猛的向前一扑,这才堪堪避开了这一凌厉攻击!

    与此同时,我猛一回头,我这才看见张雪松早已丢掉了手里的女人,此时的他,正手持着一把长剑,狠狠一剑便向着我的面门劈了过来!

    “混蛋!”

    见此一幕,我顿时勃然大怒,下意识便大骂了一声:“你想干什么?”

    “抱歉了!这司马胤对我还有大用,我不能让你把他带走!”

    长剑一挥,我面前的张雪松已是径直化作了一道残影,手中的长剑如臂使指,挽出一个又一个漂亮剑花,璀璨剑芒宛如一张大网,瞬间便向我笼罩了过来。

    与此同时,我还听张雪松一脸的歉意说道:“我无意与你为敌,还请将司马胤交给我,我立即就走!”

    “哼!妄想!”

    眼见对方挥出的剑网瞬间笼罩而至,我的心中也不由战意高昂,赶紧取出了“徐夫人匕首”径直便迎了上去!

    好不容易才逮到了司马胤,我又怎可能再次放虎归山?

    尽管我并不知道,张雪松想带走司马胤到底是出于何等的目的,但我是坚决不会容许他这么干的!再者说了,尽管这张雪松实力惊人,但我王林倒也并无畏惧!

    真要打起来,谁胜谁负,还真不一定呢!

    由于早已见识过张雪松的手段,此时的我却是丝毫不敢大意,“无名战技”瞬间发动,再加上“步罡踏斗”这一门神奇步法,一时间我倒也与张雪松战的难分难解。

    不出所料,再不动用龙气的情况之下,即便我底牌尽出,我与他之间的胜负也只在五五之数!张雪松的修为,显然要超出我一大截来,一手剑法也是出神入化,丝毫不弱于我所掌握的“无名战技”。

    然而,他毕竟还很年幼,又是刚刚才下山不久,因此在实战的经验上,似乎还有所欠缺。而我则是数次经历过生死大战,对于战斗的理解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吴下阿蒙”,凭借不俗的临场经验,再加上我的诸多底牌,一时间虽拿不下张雪松,但他要想拿下我显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能明显感觉到张雪松隐隐变得有些急躁起来。久战不下,他似乎也在担心会引起其他的变故,毕竟,此地虽然偏僻,但也并非毫无人迹。

    万一一会儿惊动了其他人,再报了警,或者惊动了宗教局的其他人,最后吃不消的,显然是他张雪松。

    而我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故意将动静闹得很大,希望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见此一幕,张雪松顿时便有些急了,急忙说道:“王大哥,我真没有恶意,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就把他交给我吧!我就只借用三天,三日后,我一定将他完好无损的还给你!”

    “不可能!”

    想都没想,我便直接拒绝了张雪松的请求,一脸的坚决说道:“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我都绝不可能让你带走司马胤!你若现在罢手,我还可以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也不会将此事告诉徐队长!”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看得出来,张雪松似乎的确有着苦衷!而且他眉宇间隐隐透露出的“正气”也不似作假,甚至,即便我俩此时颤抖,对方也并没有使用杀招,他只是想逼迫我,让我将司马胤交给他!

    “哼!这可是你逼我的!”

    见我的态度如此坚决,张雪松似乎也有些怒了,冷哼了一声,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

    这话说罢,张雪松的手中已是径直掏出了蓝符,口中默念了几句咒语,直接便将蓝符贴在了胸口!

    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此时的张雪松变了,其浑身上下的气息也在顷刻间拔高了一筹!原本便出手凌厉的他,此时更是招招致命,再无丝毫的顾忌可言!

    “怕你不成!”

    既然对方都已经彻底撕破了脸,那我自然同样无需顾忌,手中“徐夫人匕首”径直一挥,我也不由暗暗催动起了体内的龙气。

    现如今,我体内的龙气、阿大德之力、以及先天之炁虽然已经彻底融合在了一起,但我却有意的在避免使用龙气。因为每每使用龙气之后,都会让我感觉到无比的虚弱。

    当然,这还只是其中的一方面,更重要的却是,我不想让自己太过依赖龙气!

    早在很早以前,夏无仁就曾提醒过我,龙气的存在就好比是那游戏中的外挂,千万不可过分依赖。否则,必将导致自身修为的懈怠,说到底,龙气到底只是一种外力,要想在修行一途走的更远,还是得想办法尽可能的提升自身的实力,而不仅仅只是依赖外力。

    不过到了现在,我显然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对方招招致命,一上来便压着我打,就算对方并不是想真的杀我,这也绝不是我所能容忍的!

    好不容易才制服了司马胤,这已经到嘴的肥肉,我又岂能容忍他人染指?

    龙气一出,果然非同凡响!

    和张雪松一样,就在龙气催动起的那一刻,我的气势同样节节攀升,瞬间便拔高到了与张雪松旗鼓相当的程度。

    一时间,战斗再度陷入了胶着,我们照样还是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不过,严格说来,其实是我占有一定的优势!尽管我俩都是凭借外力,强行提高的实力,但与龙气一比,张雪松身上所贴的蓝符,显然是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他的蓝符必然是有时间限制的,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一直持续下去,而我体内的龙气虽不敢说源源不断,但其能坚持的时间,显然要比那蓝符长久的多了。

    一旦等张雪松的蓝符耗去了能量,最后落败的,必然会是张雪松!

    “混蛋!”

    底牌频出,但却一直久战不下,张雪松的眼中顿时一阵阴晴不定。大骂了一声,猛的又是一剑向着我的胸口刺了过来!

    “哈哈……”

    就在此时,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了一阵阴桀的冷笑声:“好一出精彩的‘狗咬狗’……我倒是真要感谢你们呢,要不是你们自己发生了内斗,我可能还真就赶不上了!”

    “嗯?”

    一听这话,我顿时脸色剧变,一匕首逼退张雪松的同时,不由赶紧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扫了过去!

    不出所料,离此数十米开外,赫然出现了司马空的身影!

    妈蛋!居然又是他?

    这家伙该不会是司马胤的保镖吧?怎么司马胤一有事,这家伙就又跳了出来?

    “哈哈,多谢了!人我可就带走了,你们继续……”

    这话说罢,司马空的身影已是瞬间由远及近,他的速度很快,简直就跟瞬移一般,几乎顷刻间便出现在了离我们不到五米的地方!

    “哼!还想来这套?做你的春秋大梦!”

    咆哮了一声,我已是径直舍弃了张雪松,手持着匕首,狠狠便是一匕首刺向了司马胤的胸口!

    上一次在阳明祠,我和徐景阳几乎就已经吃定了司马胤的,只是后来半路杀出了司马空这个程咬金,这才导致功亏一篑!试问,若是上一次,我和徐景阳就成功的逮捕或者击杀了司马胤,又哪里来的后面那些事情?

    谢飞燕不会被抓,小强、老周等同事更不可能遇害!

    吃一堑长一智!

    这一次,我说什么也绝不会放司马空再带走司马胤!

    “混账!”

    眼见我一匕首刺向了司马胤,司马空顿时脸色剧变,没有丝毫的犹豫,狠狠便是一掌向着我的胸口拍了过来!

    “不要!”

    与此同时,就连张雪松也不由惊呼了一声,同样向我扑了上来。

    只可惜,此时的我早已杀心毕露,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弄死这司马胤!

    “死!”

    狞笑了一声,我手中的匕首,已是径直刺入了司马胤的心窝,带着满脸的不甘之色,司马胤几乎当场气绝身亡!

    一代枭雄,手上沾染了无数命案的司马胤,最终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了血的代价!

    “小心!”

    与此同时,就在我刚刚一匕首绞碎司马胤心脏的同时,我的脑海中瞬间响起了夏无仁的惊恐大叫声:“背后七点钟方向!”

    “滚开!”

    来不及考虑这话的真假,没有丝毫的犹豫,我猛的拔出了匕首,狠狠又向着身后七点钟方向怒刺了过去!

    铿锵一声!

    竟是金属撞击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不愧是连颠大师都颇为忌惮的存在,这司马空的实力,当真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一双肉掌,竟然堪比金石,我甚至都不确定,刚才我一匕首劈在其右掌之上,是否擦出了火花!

    而这样的一掌,若是直接拍在了我的背上,其后果当真难以想象……

    “混账!我杀了你!”

    眼见司马胤气绝,司马空顿时目瞪欲裂,眼中杀气腾腾!咆哮了一声,他已是径直向我扑了上来,全然不顾我手中的匕首,如同一只愤怒的公牛,横冲直撞!

    “坏了!这是司马家族的铁布衫!千万不能和他硬碰硬,必须得寻找到他的罩门才行!”

    “咻!”

    夏无仁话音刚落,与我近在咫尺的张雪松却不由同样动了,猛力一挥,其手中的长剑竟是瞬间“以一化八”,当场化作了一张剑网!

    只是,让我颇有些意外的却是,他这一剑却并不是攻向我,而是直接迎向了正冲撞向我的司马空!

    这……

    难道,他竟良心发现,突然幡然悔悟了吗?

    ps:事情已经办完了,已回重庆,明天恢复正常更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